Agent with Immunity 1 - 亚洲日韩AV综合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Agent with Immunity 1

Agent with Immunity 1

--------------------------------------
AgentwithImmunity
原作:Frederick
翻譯:恨生劍舞
--------------------------------------
花店
  離現今數年之後的倫敦近郊:
  傑生·森冒著倫敦有名的大雨走出車子。他拉一拉領口,急步的走到對街店舖前伸
出的簷蓬下。沿著行人路往前,經過十多過舖位後,是一間很雅致的花店。那便是傑生
今次的目標。
  聽著雨點撞擊頭頂簷蓬的聲音,傑生在腦海中把計劃重溫了一片。做好了心理準備
,徹底的鎮定下來後,傑生小心的看了看四週。如他所想的,在這鬼天氣下,街上沒有
半個人影。傑生滿意的笑了笑,這次可不需要額外的工時去處理目擊証人。
  愈接近花店,熟悉的低頻聲音便愈是清晰。這符合傑生的猜想。花店的大門上掛著
「休息」的標示,門簾亦被拉下。透過櫥窗的隙縫,傑生看到的是一間空置的店舖,只
剩下了一些空花瓶和些許枯萎了的花朵。稍稍地拉一拉衣領,傑生不理會店舖像是被棄
置了一段時間,輕輕地敲了敲門。等了一會兒仍沒人應門後,傑生用力的拍打大門。
  這次沒有等上多少時間,一個二十多歲的紅髮女郞打開了花店的大門。她只穿著一
件單薄的睡袍,白晢的雙腿上沒有穿上鞋子。漂亮的臉龐上帶著一片紅霞。不過,傑生
首先注意到的,是她的雙眼。漂亮的碧綠色雙瞳內,沒有半點生氣,像是無意識的望著
遠處的虛空。
  「抱歉……我們現在並不營業。」她帶著一些愛爾蘭的口音的聲線充滿了空洞感,
像是在重複著某些預先準備了的詞句。說罷,她公式化的笑了笑,然後便打算再次的關
上門。
  「等等,」傑生友善的笑了笑,向她出示了一張虛假的證件:「我是電力公司派來
抄錄電錶的。請問妳是店主嗎?」
  「唔……是的,我是……店主……」她的聲音有些遲疑。她看著傑生,猶豫著不知
該如何應對。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閃過了一瞬的混亂。
  「很好,」傑生邊說邊走進店內。「呀,順便問一句,這兒有一個叫做米高·赫里
福的人嗎?」
  「這……」在紅髮女郎還在猶豫時,另一男子由樓梯上走下來。傑生打量著他,對
比目標人物的外貌資料。五尺十、褐髮、留有鬍子、臉上有疤痕,與目標完全相符。
  有外人進入店內讓男子感到錯愕,他不高與的向女郎說:「怎麼搞的,嘉兒。那傢
伙是誰?」
  女郎皺起了眉,苦苦的思索了一會才回應說。「他是來抄錄電錶的……」即使如此
簡單的回答,她也難以應付。
  「米高·赫里福?」傑生打斷了嘉兒的說話。
  「該死的!」男人拿出一支像是玩具槍的東西,指著傑生。
  傑生點了點頭:「沒錯,就是你……」,語氣中透出了一絲不用做白工的欣慰,而
對於男子正向著他拉了扳機,倒是不太在意……
  傑生受顧於政府,是一個編制外的公務員。他並不是「警察」,也不是「特務」,
但工作有些像是兩者的混合。他的主要工作,包括了追踪並制止精神控制技術的非法使
用。
  在一次極為嚴重的入侵事故之後,政府實驗室內一項正要實用化的研究項目落入了
某個不適當的人手上。然後,社會上不時會出現一些精神控制裝置。有時,它們會成為
犯罪組織的利器,不過在大多數時候,它們都是出現在某些對電子工程有些了解,夢想
著擁有一堆性奴的混蛋手上。或許這是唯一值得慶幸的地方吧。
  有些時候,那張遺失了的設計圖會被人上傳到互聯網。雖然那些網站很快便會被關
掉,但在那短短的時間內,總會有些人幸運地下載了設計圖,並製成他自己的精神控制
器。沒有人能清楚知道,現在這世上有多少部這種機器。而追蹤並逮捕這些機器的使用
者,並拯救那些受害者,便是傑生的責任。在這方面,傑生是很稱職的。不知道什麼原
因,大約每一百個人之中,便會有一個對精神控制器免疫。而傑生,便是其中之一。
  ……米高·赫里福手上的玩具槍亮起了藍光,把一團光彈送進了傑生的胸口。除了
感到被擊中的地方有些微熱之外,傑生沒有什麼感覺,他的思想仍很正常地運作。傑生
以一個流暢的動作拔出了他的麻醉槍,把沾有麻醉藥的飛標射向精神操縱者米高。當飛
標射中他的頸項時,米高感到難以置信,就像剛才傑生能夠抵抗精神控制器一樣。然後
,他便整個人向後倒在樓梯上。
  傑生飛快的轉身望向嘉兒,她只是靜靜的站在那兒,臉上滿是疑惑。米高沒有讓他
的女奴保護他,這點倒是值得慶幸。
  傑生收起了麻醉槍,拿出別一枝和米高手上的精神控制器外型有些相似的手槍,不
過做工和保養都要好得多。
  「發生了什麼事,主人?」嘉兒有些迷惑的望著倒在地上的米高,木然的臉孔下隱
藏著一絲慌亂。
  「看著我,嘉兒。」
  嘉兒轉向傑生,盯著他手中的武器。
  「主人?」嘉兒悲聲的低語,抬起頭望向傑生。臉上的恐懼一閃而過,嘉兒的雙目
,再次變得呆滯。
  「很快,一切便會結束的。」傑生給予嘉兒一個令人安心的微笑的同時,扣下了手
槍的板機。
  嘉兒沒有一絲反抗,任由手槍發出的藍光射向她。她只是順從的站著,所有的想法
,所有的擔憂都離她而去,最從一絲感情也自她的臉上消失。
  「服從我所有的命令,快速並且盡妳所知道的回答我的問題。」傑生快速的下令。
  「是的……」嘉兒的目光閃動,把傑生的說話變成自己的意志。
  「在這座房子中,還有沒有其他人使用那些手槍或是裝置?」
  「沒有,」嘉兒肯定的回答--這是另一件值得慶幸的事。雖然傑生事先做的調查
也證實這一點,但他也不希望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他用那把手槍把妳變成他的性奴隸?」
  嘉兒點了點頭。她的動作讓睡袍稍稍滑落,露出雪白的肩膊。傑生再一次為嘉兒的
美貌動容。凝視著嘉兒雪白的肌膚,傑生繼續詢問:「這房子內還有其他的精神控制裝
置嗎?」
  「有。」
  「總共有多少?」
  「兩部。」
  答案符合傑生的預期。手槍是其中一個,而另一個則是在他耳中產生鳴音的元兇,
一個不斷發出低頻音波,令到女奴變得溫順、沒有思想及服從的小黑盒。當然,它還會
讓原本打算光顧這兒的客人不自覺的離開。那把手槍只有數小時的效用,但配合著小黑
盒,就可以讓嘉兒維持在這種完全服從的狀態。
  「米高來到這兒,並控制了妳多長時間?」
  「兩個星期。」兩個星期,這倒很合理。經過數日,特工們才察覺到這兒有些不尋
常時發生(米高在酒吧中吹噓他的精神控制器,還當場控制了數個女人,來向他的朋友
炫耀。真是白痴得讓人無話可說。若不想被人抓到,就必須要低調,這可是鐵律。)在
那之後,調查清楚又花了數天時間。最後,傑生才接到把米高處理掉的任務。
  「還有其他人被米高控制嗎?」
  「有的。」
  「告訴我有多少人,他們的性別,他們在這兒多久。還有,告訴我他們有沒有危險
,或是,他們像妳一樣,只是性奴隸。」
  「三個,全是女人,她們來了這兒兩天,和我一樣只是性奴隸。」嘉兒機械式地簡
單回答,沒有一絲害羞的說出讓自己難堪的答案。
  「那麼,他每過數天便換過一批性奴,但把妳留下足足兩個星期?」
  「是的。」
  看來,他用嘉兒的店舖及房子作為居所,不時帶一些新的女人回來,在嘉兒的床上
幹她們。而嘉兒,則順從的讓他為所欲為。還真是不得了的精神控制器呢,傑生再一次
感嘆。
  「她們在樓上嗎?」
  「是的。」
  到這兒,有危險的部分算是處理完了,傑生也鬆了口氣。這時,嘉兒的睡袍滑落得
足以展露她胸脯的曲線。傑生走上一步,輕輕的拉開她睡袍的領口,讓她一對白皙的乳
房完全展現。在飽滿的乳房上,粉紅色的乳頭因為突如其來的寒冷空氣而挺立。在整個
過程中,沒有得到指示的嘉兒雙手垂在身體兩旁,沒有對傑生的動作做出任何反應。
  那混蛋眼光還真不錯,傑生讚嘆著。袒露雙乳的嘉兒安靜的站立著,雙眼一片空洞
。精緻漂亮的臉蛋配上一頭長度剛到乳球上半的紅髮。傑生感到自己的慾望正在上升。
  最後才處理她吧,傑生想。打定主意後,傑生對嘉兒下令說:「留在這兒。」
  「是的……主人。」嘉兒把傑生當成她的新主人。
  傑生在樓上嘉兒的睡房內找到另外三個女人。她們全身赤裸的躺在嘉兒的床上,空
洞的雙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等待著主人的命令。舉起手中的精神控制槍,傑生在她們
身上再一次進行他早已執行過不知多少次的程序,熟練得像是警員對罪犯讀出他的法定
權利一般。
  開槍,清除過去數天的記憶,告訴她們這幾天她們病了,並用這作為數天失去聯絡
的藉口。最後,告訴她們離開,回復以往的人生。穿回衣服後,她們走下樓,經過半裸
的嘉兒,帶著傑生最後的命令離開。隨著遂漸遠離,她們的意識也漸漸的回復,過去數
天的經歷再沒有在她們身上留下一絲痕跡。
  傑生找到並關上了那部低頻音波發射器,把它和米高的精神控制槍封存在塑膠證物
袋中。它們的狀態都很不錯,即使米高自己不是一個聰明的電子工程師,也必定認識這
種人。傑生把米高的雙手和雙腳綁起,檢查了他身上的麻醉針,確保他還要再多睡數小
時。完成所有的工作後,傑生把目標轉向等待著的嘉兒。
  這時,由於低頻音波發射器已經關上,嘉兒看起來已清醒過來,碧綠色的眼眸回復
了神彩,不再是一個受人控制的女奴,而是一個擁有自我的女性。可惜,這不過是假象
而已,嘉兒仍是裸露著上身,安靜的站立在客廳中,任由一對乳房暴露在才剛碰面的陌
生男子眼前。
  傑生對她說:「嘉兒,不久後,妳便不再是一個任人玩弄的女奴。所以,告訴我妳
想要回報我。」
  「我希望能回報您,主人。」嘉兒的語調帶著一絲愛爾蘭口音,自然得像是沒有受
到精神控制。當然,那仍是假象,她的思想仍不是她自己的。
  「上樓去吧,」傑生說,示意嘉兒走在前面。
  在兩人一起出任務的日子,接下來的事可沒機會發生,傑生有些感慨的想。但現在
,隨著愈來愈多的精神控制器被發現,他的部門正掙扎著用有限的人手去處理不成比例
的案子。而傑生,在危險指數高得多的單人任務之後,並不介意給自己些許的獎勵。
  當嘉兒正上樓梯時,傑生從後拉扯她的睡袍,把它脫掉。所看到的春光讓傑生的褲
襠搭起了高高的帳篷。嘉兒美麗的屁股渾圓而豐滿,上樓梯的動作更突顯出它們完美而
誘人的曲線。而在兩片白晢臀肉之間,卻是一根漆黑的肛門塞。嘉兒的屁股繃緊,把肛
門塞牢牢的的夾緊,滑落的睡袍沒有對她的步伐做成絲毫的影響。看來,由她應門開始
,便一直在屁眼內插著這東西了。
  傑生尾隨著嘉兒進入睡房,命令現已一絲不掛的她轉身對著他。嘉兒的肌膚白裡透
紅的,豐滿的雙乳沒有絲毫下垂。平坦的小腹下,是些許紅色的毛髮,證明她是一個天
生的紅髮女郎。她有一對渾圓的屁股,光滑的肌膚。而最吸引傑生的,是嘉兒平靜的,
不帶半點憂慮的俏臉。雙唇輕輕的閉上,臉上一對淺淺的酒渦。傑生可以感覺到她樂觀
的個性,在被控制前,她的臉上應總是掛著真誠的笑容。幸運地,傑生會拯救她脫離被
奴役的悲慘命運。
  傑生走上前,命令嘉兒激情地給他一個熱吻。順從地,嘉兒雙唇微張,給了傑生一
個法式濕吻。傑生看到她吻上他時,雙眼自然的合上。她全部的思考,正專注於服從她
的新主人。
  傑生輕輕的撫摸嘉兒赤裸的身軀,微涼的肌膚柔軟而富有彈性。嘉兒緊貼著他,雙
乳緊緊的壓向他的胸膛。傑生稍稍用力的搓揉她豐滿結實的臀部,繼而把手伸向被她夾
在股溝中的玩意。傑生輕輕的拉扯了一下那支肛塞,讓正在熱吻著他的嘉兒發出了一聲
誘人的吟叫,灼熱的氣息自她微張的小嘴噴向傑生的臉上。一瞬間的錯愕後,嘉兒繼續
執行主人的命令,重新吻向傑生。
  傑生摸向她雙腿之間,撫摸她迷人的雙腿。
  傑生繼續命令他的玩具:「張開雙腳,妳會變得興奮。」
  傑生的手沿著嘉兒大腿內側向上輕掃,直到碰到她雙腿之間的禁地,撫摸她的私密
之處。隨著傑生的動作,嘉兒微涼的肌膚溫度不斷上升。傑生感到他正磨擦著她私處柔
軟秘唇的手指變得濕潤。
  「吟叫吧,為了我。」隨著傑生的命令,嘉兒用她帶著口音的甜美聲線,發出充滿
了春意的呻吟聲。
  傑生更加賣力的摩擦她的私處。當他的手指入侵嘉兒的秘道時,她的淫水早已沾滿
了傑生的手掌,正順著大腿向下流。傑生的手指不斷的進出她溫潤的秘道,讓她的吟呻
越發高昂。
  「發情吧,妳已到達高潮的邊緣了。」傑生命令的同時把另一根手指插入她秘處。
  遵從著傑生的命令,嘉兒的身體開始抖顫,充滿了渴望的秘處主動的吸吮傑生正侵
犯她的手指。白晢的肌膚染上了情慾的粉紅色。
  「在我的命令下高潮,不是現在。」傑生壞心的命令。嘉兒的吟叫聲帶上了一絲失
望,但即使傑生阻止了她正極度渴求的高潮,嘉兒仍是無條件的順從她的主人。她閉上
眼睛,臉上滿是火熱的情慾,呼吸越來越急速。她的身體顫抖著,渴望著解放,但沒有
得到主人允許的嘉兒苦苦的強忍著,不讓自己跨過那道界線。突然間,傑生停下了動作
,手指離開了嘉兒的身體。突如其來的空虛感讓正配合著傑生動作著的嘉兒不知所措,
胡亂的扭著屁股,想把下體再一次的貼在傑生的魔手上。
  「看著我,」傑生命令道。嘉兒張開眼,凝視著他。被傑生禁止高潮後,嘉兒變得
更加的順從。傑生伸手搓揉她的乳房,拉扯她因情慾而凸起的乳頭,引出另一聲充滿情
慾的呻吟。
  「跪下,」傑生命令道。嘉兒順從的跪下,同時緩緩的抬起頭,目光繼續凝視著她
的主人。
  「替我口交,」傑生繼續命令。他的褲襠現在頂起了大大的帳篷,快要忍不住了。
  「遵命,主人。」解開傑生皮帶後,在把傑生堅挺的分身納入紅唇中之前,嘉兒低
聲的回答。
  「自慰,」在傑生的命令下,嘉兒把手伸向下體,乾燥的手指在濕潤的陰戶外來會
摩擦,直到足夠潤滑到可以用來幹她自己。同時,她美麗的頭顱前後擺動,讓傑生堅挺
的分身在她的紅唇中來會抽插。柔軟的香舌在口中配合著刺激傑生的分身,讓他興奮得
發抖。
  嘉兒的呻吟聲再一次響起,輕微的震動讓傑生深入嘉兒口中的分身變得更加的堅挺
。嘉兒凝視著傑生的雙眼中,眼神再次變得空洞。這次,卻不再是因為被控制著意志,
而是淹沒在情慾中。
  「繼續看著我,在我爆發的同時達到高潮。吞下我的精液。」傑生強忍著越來越強
烈的發射慾望,勉力的說出下一個命令。
  「現在!!」傑生大叫著,屁股顫動著,把一波又一波的白濁射進嘉兒等待著的喉
嚨內。嘉兒愉悅的呻吟著,在傑生的爆發中得到了期待著高潮,早已被淫水沾濕的手指
激烈的在陰戶內抽插,屁股繃得緊緊的,用力的夾緊屁眼內的肛塞。
  她努力的吞嚥,只有一絲白濁逃出了她的紅唇,滑落她被慾望染得通紅的臉頰。一
絲滴在她豐滿的胸脯上,另一絲滴落在傑生腳前的地上。沒有忘記被下了吞下所有精液
的命令,嘉兒用她沾滿淫水的手指回收滴在胸脯上的精液,吸吮著直到把精液和淫水通
通吞下。然後,她彎下身伸出香舌舔走地上的漏網之魚。她跪伏在傑生的腳跟前,屁股
向後蹺起,肛塞斜斜的指向天空。傑生伸手拍打嘉兒的屁股,讓她嚇了一跳。但嘉兒沒
有抬頭,直到肯定把地上所有的精液舔淨吞下。
  她再次伸直腰望著傑生,等待下一個命令。
  「穿回正常的衣服,然後到樓下。」他輕撫她的頭髮,溫和的說。嘉兒輕輕的點了
點頭,她的臉仍是紅紅的,不過呼吸已回復正常。
  想了一會,傑生加了些指令:「把肛塞留著,不要穿內褲。」
  在她找回她的衣服穿上時,傑生離開了她的店舖,把車子駛到她店舖的門前,把仍
是不醒人事的米高裝進黑色的大布袋中,然後放進車子的後座。傑生的部門,會對他如
何得到那些精神控制技術很感興趣的。
  再次出現的嘉兒穿上一件簡單連身裙,傑生開始為她填上這幾天的空白:「當我告
訴妳醒來時,妳不會再記起這兩星期發生的事。妳只知道妳生病了,而且會想出令人信
服的原因,向所有詢問妳的人解釋。把妳的居所和店舖收拾好,回復到米高出現前的模
樣,繼續妳花店的生意。總而言之,盡快恢復妳原本的生活。明白的話便點一點頭。」
嘉兒點了點頭。
  「還有一件事,」傑生繼續說:「妳仍然喜歡插著肛塞的感覺。在看顧店舖時,妳
會穿上長裙,但不會穿上內褲。取而代之,妳會在屁股插上一支震動著的肛塞,這會讓
妳在工作中保持著輕微的發情。」傑生做了做小小的惡作劇,讓嘉兒看舖時不會太過無
聊。
  「現在醒來吧。」
  嘉兒眨了眨眼,經過兩個星期之後,她重新得到控制自己思想的權利。「你好,」
她對傑生說,眼中帶著驚訝,想要弄清眼前的景象,還有屁股有些奇怪的感覺。然後,
傑生預留的指令發揮作用,她很快便接受了眼前的事實,並想到了很好的理由。她看著
像是從未見面的傑生,禮貌的詢問:「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效勞的?」
  傑生揚了揚他的假證件,禮貌地回答:「謝謝妳,美麗的小姐。我已經得到了所需
的東西了。」
  「這是一間很美麗的花店。在妳重開之後,我一定會來買束鮮花送給太太的。」
  「噢,」嘉兒有些迷惑,不過很快便變成微笑,美麗而白皙的臉上浮現兩個淺淺的
酒渦。「那真是太好了,先生。」
  「再見。」道別後傑生打開門離開。這時,嘉兒終於發現自己的屁股插了根肛塞,
臉龐因而變得紅通通的。而發覺自己很喜歡這種感覺,更是讓嘉兒羞得整個身體都在發
燙。
--------------------------------------
  晚上,當傑生在家中休息時,不其然的再次想起精神操縱者的鐵律:若不想被人抓
到,就必須要低調。不能理解這一鐵律,才是那些擁有精神空制技術的混混們被抓的最
基本原因。無論你有多了不起的裝置,在整個政府資源面前都是沒有意義的,所以必須
低調。
  他動了動放在保姆裸背上的雙腳,再喝了一口威士忌。當孩子上床後,年輕的保姆
都會四肢著地做他的裸體腳凳,直到他準備好使用她為止。漂亮的金髮散落在她的裸背
上。每天黃昏,一束來自他手中的精神控制槍,便可以讓傑生對她為所欲為。當然,在
她入睡前,他都會讓她忘記所有的事情的。若不想被人抓到,就必須要低調。
  這時,傑生的太太由廚房走進客廳,裸露的雙乳隨著她的腳步不停的晃動。
  「新愛的,是你的上司。」她把手上的電話遞給傑生。
  傑生接過電話,示意他的太太坐在他大腿上。
  「祝賀你,」電話筒中傳來他主管的聲音,「我看過你的報告了,森。又是一次非
常成功的任務,在沒有目擊者下快速的捕獲目標。」
  「我的報告沒有提到我還對受害人來了個口爆……不過這沒多重要就是了。」
  「多謝你的讚賞,老闆。」傑生回答的同時,手指正現弄著他太太的秘穴。她打開
雙腿,給予他手指方便。傑生在電話另一邊的男子說話時,心不在焉的玩弄著自己的太
太。
  「米高·赫里福雖然只是一個小人物,但卻是一個很關鍵性的小人物。在刑訊中,
他給了我們一些很有趣的情報……」
  傑生聽著他的主管描述一個龐大的犯罪組織。它用精神控制槍和盒子來獎勵對組織
有貢獻的成員。米高·赫里福在得到那些裝置後,便從組織中逃了出來。不過,在叛逃
之前,他曾在倫敦中區一間酒店中向他在組織中的上級報告。然後,傑生的主管給予傑
生一個領導近期最大一次打擊非法精神操縱者組織行動的機會。
  「沒問題,老闆,明天一早我便會開始準備工作。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很好,森。這星期你會非常忙碌的。」
  傑生笑著掛了電話。「還有一個很忙碌的夜晚,」傑生想。
  他們沒有打算遵守精神操縱者的鐵律,傑生呢喃著,命令他孩子的保姆舔弄他太太
的私處。傑生站起身,打算從背後進入他太太。
  若不想被人抓到,就必須要低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