馀罪_第1页_国产亚洲综合欧美视频 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久 欧美图亚洲色另类偷偷自拍 

馀罪

时间:2020-01-09


「操,真他妈背!」我盯着那个傻逼,一口浓痰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那个傻逼,就是解冰。不知道他爸妈求了哪家菩萨,给了这小子一副上好的
皮囊,一米八几的个子,还浓眉大眼的,让人看了,忍不住就想在他脑门上割上
几刀子。
当然,凭着这幅皮囊,这哥们还真勾搭了不少骚货,额??????也不能
这麽说,毕竟他的现任就是我的???或者说是????全学院男生的女神——
安嘉璐。
正想着怎麽好好羞辱一下解冰,勐不叠的肩膀上就挨了一巴掌。
「馀儿,別看啦!你倒是赶紧想想办法啊,这可真要输啦!」原来是牲口,
当然,不会真是什麽驴马牛羊的。牲口是我哥们儿,绝对的四肢发达,相应的头
脑就要简单上那麽一点。
「放心,」我瞟瞭解冰一眼,然后跟围在一起的另一个哥们儿说:「汉奸,
你不是跟食堂那小雯有一腿嘛??????」
「什麽叫有一腿,那叫暧昧。」汉奸不乐意了。
「好好,就暧昧,你去食堂找小雯要点东西。」我附在汉奸耳边又悄悄说了
几句。
「你小子真损啊!」汉奸听完不住赞叹. 看着边上一脸懵逼的牲口,我露出
了标志性的,自认爲相当迷人的坏笑,「论起整人,我是祖宗。」
「对了,滑鼠呢?」
「嘿嘿,还不是去厕所」骆驼一脸淫笑。
听说滑鼠去厕所了,傻子都知道他幹嘛去了,想到这,我下面的东西也敲了
敲。
「这小子,这空档也不忘这事儿,真不愧我校第一淫魔,额,我也去洩泻火」
我埝着脚走进厕所,盡量不发出声音,果然,最�面的隔间�能听见轻微的
吮吸声。
「咳咳????」我假装咳嗽了两声,吮吸声立马停了,滑鼠这个怂包,胆
子真小。
我敲了敲隔间的门,「淫魔,是我,开门。」
隔间门,开了一条缝,我拉开门,闪身进去,赶紧把门又关上。
马桶上坐着一个胖子,脸圆的像包子一样,眼睛只有一条缝,挺着号称洋城
警校唯一的一个啤酒肚。他面前跪着一个纤瘦的女孩儿,女孩儿留着和安嘉璐一
样的短发,眉梢弯弯的,睫毛很长,配上小巧的鼻子,显得非常清秀。然而就这
这样一个清秀的女孩,嘴�却含着滑鼠粗壮的鸡巴,因爲侧过头看我的缘故,嘴
的一侧还被顶的鼓鼓的。她的胸罩被推到脖子下面,T恤的下沿也塞在胸罩下面,
使得她小巧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
这个女孩儿叫周文涓,是唯一一个和我们「跷课五人组」走的比较近的女生,
也是洋城警校最漂亮的几个女孩儿之一,当然,从现在的场景也能看出,她还是
我们我个人的炮友。尤其是滑鼠,简直把周文涓当做是洩欲工具,什麽时候来了
感觉,都要找她来肏上一次。
我也不知道这样一个清秀文静的女生是怎麽和我们发展出这样淫乱的关系的,
只记得有一次,我们聚餐喝了很多酒,第二天在宾馆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滑鼠在
赤裸的周文涓身后肏弄,骆驼则抱着她的头,在她的嘴�拼命挺动。牲口和汉奸
一丝不挂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从他们软趴趴的鸡巴就可以看出,一定是在周文
涓发洩的筋疲力盡了。也就是从那时起,周文涓成了我们的公用炮友,而且很少
拒绝我们。
我看着周文涓清纯的脸和淫荡的姿势,加上又是在厕所隔间�这样一个惹人
遐思的地点,我的鸡巴飞速的挺了起来,我赶紧拉开拉炼,把它解放出来。
滑鼠沖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会意的点点头,轻轻把鸡巴凑到周文涓面
前。
周文涓一只手握住我的鸡巴,红着脸飞快的扫了我一眼,不知怎麽的,我感
觉她像是在躲闪我的目光。
沒空想那麽多,鸡巴就被周文涓含入口中,温热的口腔使我一激灵,熊熊的
欲火迅速燃起,我用力在她口中抽送了几下,然后拿出湿淋淋的鸡巴,把她的头
往滑鼠两腿间按了一下,又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
我似乎感觉到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乖巧的稍微站起身,同时爲了把滑鼠的
鸡巴含着,身子向前倾,双手扶着滑鼠的膝盖。
我掀起周文涓的裙子,伸手进去想把她的内裤脱掉,但手伸到她两腿间时,
竟然直接触碰到她温暖潮湿的屄缝。
她沒穿内裤!
我很惊奇,但也来不及多想,欲火焚身的我只想赶紧把鸡巴肏进去。
我索性把她的裙子拉动地上,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肢,一只手握着鸡巴在她的
屄缝上摩擦了几下,然后屁股向前一顶,整个鸡巴一插到底,她的身体明显停顿
了一下,然后又上下吞吐起来。
我一只手伸到她的胸前,握住她的奶子,她的奶子不大,一手刚好握住,现
在厕所�应该沒有人,我用力的肏这她的屄,身体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周文涓
几次差点就呻吟出来,但又强行忍了回去。
这时我隐约听到了脚步声,我赶紧放慢速度,但还保持了抽送。
果然,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老李,你好艳福啊,」听声音应该应该不小,估计不是学员。「那个妞可
真是嫩的很。」
他们似乎在谈什麽风流韵事,我听地更仔细了。
「那是,他男朋友估计都沒肏过几次,小屄紧的很,吸的死死的。」另一个
人,估计是老李,得意的说。
那麽粗俗的话有刺激了我,我加快了肏屄的频率。我考虑这等下射到哪�,
虽然我们肏周文涓跟家常便饭似的,但大家都默契的不射在她�面,毕竟是在警
校,如果真出了人命,那大家都得玩儿完。
「关键是长得还漂亮啊。」第一个人又开口了。
「嘿嘿,你还別说,都让我肏的哭起来了,还是那麽好看,真不愧是校花!」
校花?!我惊呆了,不会是????
我脑子一片混乱,鸡巴一胀,竟然沒控制住,大股的精液盡数射进周文涓身
体�。
「你怎麽????」周文涓勐地转身,但马上意识到外面有人,又赶紧捂住
嘴巴,惊讶又疑惑的而看着我。
「�边谁啊,怎麽有女生的声音?」外面的两个人显然听到了声音。
「哦哦,我刚打开视频呢,忘带耳机了」滑鼠急中生智。
「上厕所看什麽视频啊,小伙子注意身体啊,哈哈哈???」两个人显然理
解错了,浪笑着走开了。
「馀罪,你怎麽射进来了?」
周文涓好像有点生气。
「馀儿,你这耐力不行啊。」
滑鼠则是调笑道。
「她们说的校花,不会是安安吧?」
我语气有点慌张。
滑鼠和周文涓对视了一眼,「噗」地笑出声来。
「原来就是这个把你吓的射啦,哈哈哈哈??????」滑鼠狂笑起来,周
文涓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馀儿,不是我说你,你就是被安嘉璐迷了心窍了,什麽都和她有关啊,我
们学校十几个学院,哪个学院沒一两个校花啊,而且人家安嘉璐是解冰的女朋友,
就算???就算要????要肏也是解冰肏啊。」
我听他这麽说安嘉璐,正想伸手揍他,一想他说的也有点道理。
有看到周文涓沿着大腿滑落的白色粘液,赶紧给人家赔笑,「文涓,不好意
思啊,沒忍住,我这一世英名也毁啦。」
「算了,刚好我这几天安全期,」周文涓也沒太在意,然后又看到滑鼠还挺
着的鸡巴,「要不你也射进来算了,反正�边也有东西了。」
滑鼠听了眼�又泛起了绿光,拉着周文涓就要肏起来。
我赶紧拦住,「滑鼠你个淫魔,外面还比赛呢,赶紧起来,打完了爱怎麽玩
怎麽玩。」
滑鼠听了一脸郁闷,「你就是个扫兴的人儿!」
「沒办法,今天的比赛事关荣誉,绝!对!不!能!输!」
这场比赛绝对不能输,因爲这是一场赌局,赌注是下半个月的澡票,听起来
似乎也沒什麽,但是重要就重要在这是我和解冰之间的赌局,当然,还有安嘉璐,
谁让他们现在是一对儿呢,所以我觉得不能输。
第三节结束,还落后10分。其实对面队伍�別人都沒什麽,但这解冰真是
我天生的冤家,篮球打得不是一般的好,那就怪不得小爷我用点非常规手段了。
第四节开场,我站到瞭解冰身边,「呦!解总,这小白鞋挺漂亮啊,小白鞋
配小白脸儿?」我开始变着法的调戏他,目的就是扰乱他的心神。
要不说这小子傻呢,禁不住挑逗,几次差点跟我发生沖突,都被裁判制止了。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趁着他投篮,我跳起来防守的机会,把手指勐地插他眼
睛�,嘿嘿,老子的指头可是加了作料的,正宗的「四川红」辣椒面儿。
一声惨叫过后,对方其他队员都沖了过来,我们这边当然也不甘示弱,迅速
围到我旁边,牲口更是一马当先,沖到前面大吼一声:「谁他妈敢动手!」
对方估摸着自己肯定打不过,又不能丢了场子,于是都假装跃跃欲试,其实
都在离我好几米远的地方骂骂咧咧。
裁判是我们体能教练何老师,看出事了,也赶紧跑了过来。
「解冰,你怎麽了?」
「老师,他手上有东西????」
估计是真挺辣,这几个字都是咬着牙说出了的。
何老师听完,刚把头扭过来,我立马张开手,「老师,冤枉啊,就是刚才上
厕所沒来的及洗,难道这尿还辣眼睛?」
「哈哈??哈哈哈哈???」
刚说完,身边兄弟们就是一阵狂笑。
何老师仔细看了看,我手上真沒东西,也就沒追究,让解冰去洗洗眼睛就接
着比赛了。
我的计画不可能这麽简单。
重新上场后,解冰拿球背打,我贴在他身后,凑在他耳边把声音压到只有我
俩听得见:「前天晚上安安和我到如家了,嘿,那奶子?????」
「你放屁!」
我还沒说完,他就一肘子撞了过来,我早有准备,在不受伤又不影响观衆观
看的情况下,顺势摔倒,并且伴着杀猪般的惨叫「啊??????????!」
有时候人就得有点演技。
于是刚才的场景又来了一遍,大家哗啦一下围了过来,唯一不一样的是何老
师以爲他看到了一次严重的犯规。
「解冰,你下去,別打啦!」
这小子这才反应过来,满脸委屈。「老师,我沒打到?????」
「下去!」
解冰狠狠瞪了我一眼,把球甩在地上,走到了场下。
沒瞭解冰,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经过我们队艰苦的努力和不懈的奋斗,最
后终于反败爲胜了。
赢了球,我们几个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不怕超时,谁让咱赢了澡票呢。
关键是在安嘉璐面前挣了把面子,还羞辱瞭解冰那傻逼,三喜临门的心情真实无
以言表。
吹着小曲到食堂的时候,刚好看见解冰他们也在,还有安嘉璐。
兄弟们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该怎麽做了。
刚坐下,滑鼠就开口了「赢了球就是爽啊,飞一般的感觉?????」
骆驼马上也介面「別说还真是,估计主要是热水澡洗的太舒服。」
「牲口,你球打得不错啊,我看就比那什麽篮球小王子强。」说完我还专门
往解冰那瞅了瞅,那小子脸色铁青。
「还篮球小王子呢,打个球软绵绵的,估计在床上??????」
「我操!」
我们正说着,解冰突然推开椅子就准备沖过来,安嘉璐赶紧把他拦住,何老
师已经认爲是他们这边在挑事,要是再惹乱子,倒楣的肯定还是他们。
过了一会儿,安嘉璐起身往我们这边走,別说,校花还真不是白叫的,要脸
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俐落的短发,精緻的五官,短裤下匀称的双腿,怎麽看
怎麽叫人喜欢,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喜欢我,不只不喜欢,看她的表情估计还有点
讨厌我。
「馀罪,我们愿赌服输,澡票给你们,但是你们胜之不武,至少得说声谢谢
吧。」
「怎麽啦,这不都说好的嘛,玩不起啊?」骆驼说话的时候还瞟着解冰,明
显这话不是沖安嘉璐说的。
「唉,人家不就想听个谢谢嘛,好办」
我站起来走的安嘉璐面前,「安安,谢谢你,不过我怕你下半个月沒法洗澡
了,要不你来找我吧,我们俩一起洗,我还能帮你搓澡呢。」
「哈哈哈哈????」周围一阵狂笑。
「流氓!」
安嘉璐红着脸扭头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