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t with Immunity 3 - 亚洲日韩AV综合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Agent with Immunity 3

Agent with Immunity 3

--------------------------------------
AgentwithImmunity(三)
原作:Frederick
翻譯:恨生劍舞
--------------------------------------
酒店
  如同往常一樣,瑪琍繞到辦公桌的背後,把西裝窄裙拉起,直到露出沒穿內褲的下
體。伸手扶正固定在椅子上的假陽具對準陰戶後,瑪琍小心地坐下,讓假陽具慢慢的進
入自己體內。數分鐘後,瑪琍體內的假陽具開始震動,那是她的上司在傳召她。瑪琍站
起身,讓密穴回復成可被插入的狀態。在走向她上司的辦公室的途中,瑪琍稍稍的整理
了裙子。瑪琍現正處於東方樂園酒店的最頂層,若她這時望向窗外,便可看到酒店外正
停著兩輛汽車。
  在第一輛車中,特工傑生.森正望向他的同事阿曼達。她看來很緊張,這點傑生也
和她一樣。這天,他帶領著他整個職業生涯中最大的一次行動﹣﹣對一個使用精神控制
技術進行犯罪活動的巨大集團進行斬首作戰。
  他看著阿曼達,鎮定的說:「沒問題的,我們只需要扮作夫妻登記房間便可以了。
酒店每天都有數十對夫妻登記入住,不會懷疑我們的。」
  阿曼達緊緊的握著放在大腿上的旅行袋,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為接下來的行動
調整好心理。傑生通過倒後鏡望向後方的另一輛汽車,看到司機坐上的男子點了點頭。
其他特工也做好了準備。他與阿曼達會扮演客人正面進入酒店,而另一組人員會用由高
曼身上得到的鑰匙進入員工區域。阿曼達和另一組的三名成員,都是如傑生一般的免疫
者。
  兩組人各自有著不同的目標,但正如傑生所說的,他們首先要辦理登記。傑生用力
的握緊車門的把手,對阿曼達說:「出發吧!」
  阿曼達和傑生親密的一起走著。在計劃的第一部分,他們會扮演一對夫婦,直到接
觸到在水療中心玩樂的第一個目標。對比起傑生不算出眾的身高,阿曼達仍顯得嬌小。
她雖然沒有如同天使般清純的臉蛋,欲有著魔鬼般的身材。雖然稍為肉感的身軀比傑生
真正的妻子珍要差了一些,但傑生覺得這樣比較並不公平。他的妻子能保持著如此的好
身材,可是得益於每天激烈的性愛活動,還有潛意識中維持低卡路理的健康飲食所致。
  在一塊格調高貴的匾額上刻有五顆星星,以高雅而平實的方式,告訴它的客人這是
倫敦其中一間最高級的酒店。酒店大堂鋪上打磨得發亮的白色大理石,開闊的空間錯落
的佈置著綠色的盆景。穿著制服的服務生為傑生拉開了大門,友善的對阿曼達說:「親
愛的女士,我們可以協助您處理行李的。」說罷,服務生微不可察的向大堂另一個待命
的服務生示意,讓他過來協助客人。
  傑生自然地伸手接過阿曼達拿著的旅行袋。也許太過緊張的關係,阿曼達緊緊的握
著旅行袋的手挽,直到傑生以眼神警告她後,才把手鬆開。「親愛的,讓我來拿吧。」
傑生說。然後,傑生轉向服務生,微笑地讓過他的好意:「我們自己拿就可以了,謝謝
。」
  「不用客氣,先生。」
  阿曼達有些擔心。在旅行袋中,放了他們這次行動的裝備,讓有任何人搜查的話,
便會立刻把他們暴露。傑生輕輕的伸手搭著她的肩膀,像是環抱著自己妻一般。
  他們走到服務台前時,已有一位美麗的金髮女子在等待著他們。女子古銅色的肌膚
上穿著純白色的制服,藍色的眼眸中展現出因客人到來的喜悅,還有讓人感到親切的笑
容﹣﹣還真不愧是五星級的服務,傑生心中想著。由女子胸前的名牌上,可得知這個討
人喜歡的服務生。有著克麗絲汀這個同樣美麗的名字。
  「早上好,」她友善的說,發出陽光般開朗的笑容。
  「妳好,」傑生回應道:「我們預約了一晚的房間,名字是史密斯夫婦。」
  「當然,史密斯先生。」克麗絲汀微笑著從背後的牆上取出一張匙卡遞給傑生。「
我們為您準備了四樓的4-12室。若你有任何需要,請隨時致電服務台,我們熱切期
待著能為您服務。」
  「謝謝,」傑生接過匙卡後便走向升降機處,按下按鈕。阿曼達正在流著汗,表現
得太過緊張。傑生開始擔心她過分崩緊的精神狀態會把整個行動暴露,所以他輕輕的抱
著她,扮作要吻他的「妻子」。「放鬆一些,我們已成功混進來了。」傑生在她的耳邊
輕聲說:「他們沒有懷疑我們。」
  阿曼達點了點頭,雙眼卻下意識的望向傑生手中的旅行袋。傑生把它移近身邊,讓
阿曼達能安心一些。傑生仍沒有聽到小黑盒運作的聲音,不過這和傑生的預期一樣。他
們不可能把這些東西放在服務台的。
  步出升降機後,傑生擁著阿曼達進入預訂了的房間。部門為他們預訂了一間大型套
房,房間以白色為主色,裝飾著高雅的木製傢俱,牆上掛了數幅充滿藝術氣息的油畫作
為點綴。『這解釋了一千英鎊一晚的原因。』傑生把旅行袋放在床上,走向窗前拉上窗
簾時不期然的想著。在他的背後,阿曼達打開了旅行袋,拿出了兩支麻醉槍、兩支精神
控制槍、以及傑生那新得到的,有些特別的控制槍。
  阿曼達檢查了他們所有的裝備,但傑生那支陌生的精神控制槍讓她感到疑惑。
  「這是什麼?」
  「昨天行動中繳獲的傢伙,是他們使用的槍。」傑生回答他的搭檔,然後從阿曼達
手中取回它。只是,傑生沒有告訴她那支槍能對免疫者起作用,而是撒了個謊:「用來
假裝他們的人。」
  即是已經進入了應該安全的房間中,傑生發覺到阿曼達的手仍在抖顫著。阿曼達把
兩支麻醉槍都拿在手中,其中一支的槍口指著傑生。她的手抖顫得更加的利害,眼中卻
掠過一絲決意。「站著,不要動。」阿曼達的聲音中透露出不容拒絕的強硬態度。
  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傑生意料之外。該死的,她發現了什麼嗎?
  「怎麼了?」傑生盡可能的保持鎮靜,即使他心中正冒著冷汗。
  「不,這不是針對你,」阿曼達說:「但我會把你麻醉,然後自己完成這次行動,
獨佔所有功勞。」像是要堅定自己決心似的,阿曼達說出自己的理由:「我不要永遠做
個不上不下的中級特工,以我的才能,不應該呆在這種位置。你會明白的,是吧。我會
讓你留在這兒,直到數小時後被房務員發現。不過,那時我早已完成任務離開了。」
  賤人!傑生在心中破口大罵。那會毀掉他的計劃,不,也許會毀掉他的人生。不過
值得慶幸的是,整件事只是她自己的野心,而不是因為發現了傑生真正的計劃。
  阿曼達像是掌握一切的說:「你還有什麼要說的?」說出心中的打算後,阿曼達雙
手回復鎮靜,神態也變回一向的自以為是。
  「這是最卑鄙的背叛,」傑生雙眼直望著她,沒有半點慌張,像是早已預知了她的
背叛。「當然,我在想著妳也許會做出這種事,」他有些失望的說,鎮定自若的態度讓
阿曼達感到疑慮。「所以啊,我才把麻醉槍上的飛標都退下了。」
  不自覺的,阿曼達把注意力短暫地由傑生身上移到手上的麻醉槍。早已等待著這一
刻的傑生快速地把精神控制槍提起,向自己的「搭檔」開火。藍色光彈擊中了阿曼達的
腹部。在驚訝中,阿曼達用手中的麻醉槍還擊。開槍後傑生飛快的滾倒在地,避開了麻
醉槍的子彈。剛才他在說謊,他沒有預計到阿曼達的背叛,更沒有退下麻醉槍的子彈。
  作為免疫者特工,阿曼達並不認為精神控制槍會對她起作用。所以當傑生從地上站
起來時,便看到了她握著槍的雙手無力地垂在身旁,張大了口的錯愕表情被凍結在臉上

  「閉上嘴巴吧,妳現在很像白痴。」傑生說,阿曼達順從地執行。還好那傢伙有效
,傑生鬆了口氣。不還阿曼達的行動讓傑生有些擔心,雖然那女人能力不足,若非身為
免疫者的先天條件,部門根本不會聘用她。但在行動中先對付自己人,是因為她真的白
癡到想升職想瘋了?又或者,是因為他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所以有人希望他在這次行
動中殉職?只是,傑生現在可沒辦法證實。而且,以阿曼達那種自以為世界圍著她打轉
的性格,就算真的被誰挑撥了,也不會覺察到的。不過,雖然不知道她是否被什麼人挑
撥,但她也不可能是無辜的。所以……
  「我們稍稍更改一下妳的計劃,」傑生提議道,不過阿曼達已不可能提出反對。「
我會完成這次的任務,不過只有我一個人。而你,就留在房間內,好好的後悔自己那白
痴的計劃吧。現在,脫光衣服。」
  擁有魔鬼身材的女特工急不及待的遵從命令。她解開了襯衣的鈕扣,大動作的抖動
身子把鬆身的襯衣抖下。接著,阿曼達俯身彎腰脫下鞋襪,平坦的小腹由於姿勢的關係
出現一條條的紋理。然後,阿曼達解開了胸圍的扣子,任由胸圍在地心吸力的牽引下跌
落地上,把她那對碩大的乳房由束縛中解放。接著,當她準備脫下內褲時,傑生阻止了
她。
  「把腿分開,上身向後弓起來。」
  阿曼達順從地移動身體的重心,擺出傑生指示的姿勢,碩大的雙乳除動作不停的晃
動。傑生走上前望向她的雙眼,那裡除了無條件的順從外,再沒有其他的感情。提起手
,傑生一巴掌打在她的乳房上。她高聲的尖叫,乳房在打擊下更劇烈的晃動。傑生更用
力的拍打她的雙乳。在阿曼達的低吟聲中,她的雙乳變得紅紅的,也更加的敏感。
  「妳會因為羞辱而興奮,」傑生告訴她,然後伸手到她雙腿之間摸索。得知自己真
正的性格後,阿曼達包裹著私密之處的內褲立即變得濕潤起來。傑生隔著薄薄的、濕透
了的布片摩擦她的陰戶,同時用力的捏著她的乳頭。阿曼達發出淫悅的尖叫。
  「阿曼達,我真不敢相信妳竟然會背叛我,」傑生生氣的說著,用力的拉扯她的乳
頭,讓她的上身向前傾。在傑生的責備中,阿曼達只是眼神空洞地垂著頭,不斷地喘息

  「我以為我們是朋友,」傑生繼續說著,摩擦著她的陰戶,感受著那變得極之濕潤
的內褲。「不過話說回來,若我們不是朋友,妳怎會容許我對妳做這些事?」
  阿曼達沒有回答傑生的問題。她沒有得到回答的命令。
  「彎腰用手肘撐著床,蹺起屁股。」傑生命令道。阿曼達照著傑生的命令,讓自己
的屁股擺放在適合被拍打的高度。傑生大力的拍打她的屁股,她忍不住跳了起來,但立
即回復原先的姿勢,把屁股蹺起。
  傑生一邊打她的屁股,一邊隨意的說:「妳是不是覺得這樣很羞恥?不過還未夠,
用手自慰,讓陰戶更濕一些。」
  阿曼達聽話的把手伸到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激烈地摩擦自己下體。傑生不停地打她
屁股,一下接一下的,每一下都讓她的屁股變得更加的鮮紅,強烈的刺激讓她身體倒在
床上,無力的堆首在被褥中。終於,傑生停下了有些生痛的手掌,冷眼看著阿曼達不斷
的摩擦著早已濕透的內褲。
  「脫掉它,」傑生命令道。早已興奮得滿臉桃紅的阿曼達急不及待的把內褲拉下,
露出被打得通紅的屁股,與及洪水泛濫的下陰。
  傑生繼續指示著:「咬起它給我。」阿曼達維持著雙腿伸直,彎腰用口咬起掉在地
上的內褲,充分展示了身體的柔軟度。傑生接過它嗅了嗅,感受一下它的溫暖及味道。
然後,傑生把它當成了抹布,在阿曼達的肉縫上來回抹擦,讓本已濕透了的布片沾上更
多的淫水。
  「張開口,」他說,然後在把它塞進阿曼達的小嘴前,卻先把它塞進她的陰道內捅
了數下。「這味道會讓妳的慾望發狂。」說罷,傑生抽出她陰道內的內褲,把它塞進阿
曼達的小嘴中。「說謝謝,阿曼達。」
  早已興奮過度的阿曼達無神的雙眼望著前方,自己發情的氣味吸引著她的心神。「
呀……呀……」這已是她唯一能發出的聲音。
  看著眼前那個被極度羞辱,貪婪地吸啜著自己內褲的女特工,傑生不再感到忿怒。
這會讓她得到教訓,知道自己的位置吧。傑生滿意的想著。說到底,他怎可能對這個沒
半點自尊,像個發情痴女般的賤人動氣。
  「我還有任務,就不陪妳了。不過,我會安排另一個人來完成對妳的懲罰。專心的
聽清楚。」傑生邊說邊走向房間內的電話,連接到酒店的服務台。
  數分鐘後,房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傑生打開房門,便看到接待員工克麗絲汀帶
著友善的微笑站在門外。傑生像是鬆了口氣的說:「太好了,我正需要人幫忙。」
  「這是我的榮幸,先生。」克麗絲汀愉快的回答:「有什麼是我可以幫忙的?」
  克麗絲汀有著讓人眼前一亮的樣貌和身材。合身的純白色制服完美地襯托著她高挑
而纖瘦的身體。而現在沒有服務台遮擋著,傑生可以看到她的一雙長腿上穿著的緊身褲
,大方地呈現出她下陰的形狀。若這間公司的高層,沒有在她工餘時把她變成沒有思想
的肉娃娃的話,傑生一定會感到不可思異的。
  傑生禮貌地對她說:「我太太有些事需要妳幫忙,她現在正在浴室。」並讓出了通
道讓克麗絲汀進入。接著,傑生順把房門關上。
  克麗絲汀目定口呆的看著面前非現實的景象。阿曼達正躺在浴缸的邊緣上,拿著肥
皂在張開的雙腿間激烈的自慰。紅腫的陰戶內流出的淫水,混合著充滿泡沫的肥皂水沿
著大腿流落地上。而相對於阿曼達極盡淫穢的表演,傑生覺得克麗絲汀錯愕的表情更加
有趣。
  而正在忘我地自慰著的阿曼達,正在喘息中喃喃地說:「肥皂在哪裡?」
  克麗絲汀因皺起了眉,驚訝的同時,她也感到極之噁心。而她不知道的是,她那厭
惡的表情,卻讓阿曼達得到了高潮。除著至高的快感瀰漫全身,赤裸的女人滑落地上,
只是雙手仍抓著肥皂在陰戶上不段摩擦。
  傑生走到克麗絲汀背後,問道:「怎樣?這玩笑有趣嗎?」
  聽到傑生開玩笑似的口吻,克麗絲汀滿是疑惑的轉身望向他。看到傑生手中正指著
她的控制槍時,克麗絲汀愕然地張開了嘴,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不有趣嗎?阿曼達可是很努力的讓表演變得有趣的。」傑生失望的說,然後扣下
扳機。
  藍色光彈擊中克麗絲汀的瞬間,她臉上的錯愕表情便迅速的消去。沒有一絲半點的
反抗表現,看來她已很習慣被控制的了。傑生在心中想著。
  「真乖,」傑生滿意的說。被控制了的克麗絲汀臉上浮起了接待客人時的職業笑容

  想著自己的任務,傑生迅速的從克麗絲汀口中知道了水療中心的位置及高級會員區
的進入方法。作為酒店的普通客人,他並不可能得到進入的許可。但經過了數條充滿創
意的問題之後,他便得到了進入職員更衣室的匙卡,與及一個計劃。
  「真乖,」傑生再一次稱讚克麗絲汀,順便收起她的匙卡。「還有一件事需要妳幫
忙的。」
  「沒問題,先生。」克麗絲汀一臉認真的說。
  「是這樣的,我需要妳協助阿曼達,讓她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性奴。我要妳在
性愛上支配她,讓她舔妳的陰戶,並讓她意識到跪在地上,才是適合她的人生。」想了
一會,傑生大方的說:「不要客氣,盡量粗暴的對待她。」
  「沒問題,先生。請放心交給我。」克麗絲汀答應傑生的要求的態度,像是答應一
個簡單的房間服務一般專業。
  「而對妳,」傑生望向仍躺在浴室地上自慰著的阿曼達說:「妳不希望永遠做一個
不上不下的中層特工,那恭喜妳,妳的願望實現了。」傑生語帶嘲諷的說:「何不做一
個順從的性奴?這便是妳的新主人。」
  克麗絲汀適時的插進來說:「站起來,賤人。」空洞的眼神顯示出現在的克麗絲汀
沒有任何的思想,但這並不影響她扮演女主人的角色。她沒有半點憐憫的拉扯著阿曼達
的頭髮,半拖半拉的把她拉到床邊。傑生看著克麗絲汀脫下緊身褲和丁字內褲,用力地
把阿曼達的臉壓在自己的陰戶上。
  克麗絲汀抓著阿曼達的頭髮,命令道:「嗅清楚我的味道。」阿曼達大力的吸了吸
,讓鼻子深陷在女主人的大腿間。克麗絲汀更用力的把阿曼達壓進自己的雙腿之間,繼
續命令道:「舔它,並且深深的愛上舔我的陰戶。」阿曼達如她的女主人所說的,深深
地愛上了舔女主人陰戶,所以伸出舌頭貪婪地舔著。作為回應,克麗絲汀低聲的淫叫著
。傑生已看到她的陰戶中,正泛出潾潾水光。
  阿曼達忘我地舔著女人下陰的模樣,讓傑生有些感慨。有誰會想到不到半小時前,
阿曼達仍是一個有著思想的女特工。『可惜我還有工作要做。』傑生稍微感慨了一下,
便拿起麻醉槍及精神控制槍,準備離開了。
  快要離開房間時,傑生回頭說:「繼續下去,阿曼達。有人會來接妳的,不過別擔
心,妳還有許多時間練習做一個低賤的性奴。」
  說罷,傑生把女人的呻吟聲留在身後,離開了房間。現在是去處理第一個目標的時
候了。
--------------------------------------
  傑生很善於潛入作戰,可以讓大部分看到他的人認為,他真的是那裡的成員一樣。
而這方面的才能,加上由克麗絲汀處得到的匙卡,讓傑生現在得以穿著酒店的白色制服
,沒受到任何人懷疑地走進酒店內顧客止步的區域。
  一般情況下,即使傑生得到酒店員工的匙卡,也不大可能進入高級會員區的。但這
天早上,所有阻止閒雜人等進入高級會員區的門鎖,都會事先被打開的。有人向傑生這
樣保證過。
  和預期一樣,通向高級會員區的大門輕輕一推便打開了。蒸汽浴室外的更衣室中瀰
漫著竹葉和按摩精油的氣味。這裡有兩個目標人物需要傑生去處理。他們都是東方樂園
酒店的股東,而傑生有著他們今天的詳細行程。其中一個會在半小時後到這兒消遣,而
另一個則已經在私人蒸汽浴室內。那是傑生的第一個目標。
  傑生在經過服務台時,取走了一輛載滿了毛巾的手推車,把它推著走進走廊。由於
傑生穿著的制服極為緊身,若把手中的兩支槍藏在身上,那麼在遇到守衛時,很難說服
他們自己褲檔間誇張的凸起是由於自己本錢雄厚。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傑生需要一
些可以讓他收藏槍械而不引起懷疑的東西。
  在走廊的一方有一扇玻璃大門,通過大門的玻璃,傑生看到門後站著兩個穿著黑色
西裝的保鏢。傑生的目標就在玻璃門後那間私人蒸汽浴室內,但傑生卻找不到可以令那
兩個保鏢讓他進去的簡單辦法。傑生深吸了口氣,在心中默想著,現在是扮演占士邦的
時候了。傑生繼續推著手推車沿走廊向前行,直到經過了玻璃門一段距離後,才放輕腳
步回到玻璃門旁,兩支槍均已握在手中。在腦中復習了一次玻璃門後間格的平面圖後,
傑生以最快的速度推開大門,兩手分別向兩個方向開槍。其中一名保鏢被麻醉槍放倒了
,而別一個則被精神控制槍奪去了意識。
  滿意自己的表現,傑生快速而清晰的詢問被控制了的保鏢:「誠實並完整地回答所
有問題。除了你們之外,還有其他的保鏢嗎?」
  「沒有,」保鏢回答後,傑生二話不說的賞了他一顆麻醉針。
  通過另一道玻璃門,傑生看到了這間接待室後的更衣室。他把兩個昏迷了的保鏢拖
進了更衣室,並扣上了門栓,以防有其他人打擾。
  進入了更衣室後,傑生聽到了花灑的水聲。從傳出水聲的方向,傑生看到一個赤裸
的女人正在沐浴間,剛關上花灑。傑生隱藏起身形,看著她抹乾身上的水滴。她並沒有
發現他。
  女人有著暗淡的中東人種膚色,一頭散開的卷曲長髮。她在身上灑上香水,然後打
開一樽按摩棈油,把它們塗在身上。由腳尖開始,她的雙手沿著順滑的雙腿向上抹,到
達平坦的小腹。她的雙手在屁股上打轉,把精油平均的塗在屁股上。接著,她從後提起
了秀髮,把精油塗在背後。最後,沾滿精油的雙手在雙乳及下陰輕輕的撫弄,沒有遺漏
這些敏感的部位。
  塗在她淺啡色的緊緻肌膚上的精油,在燈光映照下閃耀著,讓傑生的小兄弟在慾望
中不安份的跳動著。這時,女孩拿起了一條幼細的銀鏈,銀鏈的兩端各連著一個看起來
會引起很大痛苦的夾子。沒有半點猶豫,她打開其中一個夾子,夾在自己的右邊乳房的
乳頭上,然後把另一端夾在另一邊的乳頭上。
  看來已經妝扮好了,女人赤著腳離開沐浴間。在轉身時,她發覺到傑生的槍口正指
著她。隨著她驚訝的動作,閃耀著油光的雙乳上下晃動著,引得連著雙乳的乳鏈也一起
晃動。
  「抱歉,我應該先敲門的。」傑生道歉,同時扣下了板機。她臉上的驚訝表情迅速
淡去。
  「可惜,工作優先。」稍微感慨了一下,傑生熟悉的說出了服從命令的指示。然後
,經過簡單的問話,傑生知道了她正要進入蒸汽浴室內,和他的目標人物做愛。還真顯
而易見,傑生在心中低聲的說。有精神控制槍在手,有那個男人會捨得放過這個女人。
  細想了一下接下來的計劃後,傑生命令眼前的女人繼續她原本的行動。她走在前頭
,而跟在她身後的傑生,就看到她在接近蒸汽浴室的大開時,步伐間加大了屁股扭動的
幅度,讓她的步姿更加的性感。慢僈的推開木製的浴室大門,女人在門口擺出一個極為
誘人的姿勢,雙方放在屁股上,滿足某個傑生看不到的人的喜好。
  傑生聲到內裡傳出了吞嚥口水的聲音,傑生假定那是他的目標。
  女人進入了浴室,並關上了大間。傑生立時開始行動。浴室內的男人可能會擁有對
免疫者起作用的控制槍,所以直接走進浴室太過危險,而且門太重,撞門要花上太多的
時間,難以維持事件的突然性,反而會給予足夠時間內裡的人作好準備。所以,傑生選
擇了一個簡單的計劃。他把牆上控制溫度的旋扭調到最高,然後把蒸汽關上。接著,傑
生利用等待的時間脫去衣服。當木門再一次被拉開時,他已是全身光溜溜的。他可不想
弄破這一身衣服。
  一個中年的男人離開浴室。只圍著一條毛巾的男人有著精幹的身材,只是一頭灰髮
顯示他已不再年輕。讓傑生鬆了口氣的是,他沒有拿著控制槍。在男人調低浴室的溫度
時,傑生向他開了一槍。
  傑生指了指男人那朝氣勃勃的小兄弟,說道:「你不需要這些。」想了想,他再問
那男人:「那女人的名字?」
  「戴安。」男人回答說。
  「隨我來,」傑生說罷,便走進蒸汽浴室,男人緊隨其後,並關上了門。當然,進
入前傑生有把蒸汽的開關重新打開,不過浴室內仍是又乾又熱。戴安站在房間的正中央
,閉著眼睛注心地用雙手在無毛的陰戶上撫摸著。
  傑生直接的問她:「他已幹了妳嗎?」
  她仍是閉著眼睛,像是夢囈的回答:「沒有。」
  「很好,」傑生說,並走近她直到嗅到她身上精油的味道。「他有沒有命令妳做好
準備去讓他幹妳?妳的小穴是否已經濕了。」
  「是的。」戴安沒有半點羞愧的回答。
  「唔,今天真是妳的幸運日。我要等下一個目標到來,所以,妳可以服待我,讓努
力不致被白費掉。」
  傑生走過戴安身旁,按著她的屁股讓她轉了半圈,對著牆上的長椅。傑生坐在長椅
上,戴安在他面前,撫摸著自己的身體。
  「你,坐在那角落,」傑生隨意的命令他的目標:「一邊打手槍一邊看著我享受早
上蒸汽浴的特別服務,在我完事後,你也一起射精。」男人毫不反抗的解下毛巾,執行
那極端侮辱的命令。現在的他,並沒有抵抗的意志。
  處理完礙事的傢伙後,傑生溫柔地對仍自慰著的女人說:「戴安,過來這兒。」女
人順從的向前走了幾步,她在陰戶上打轉的雙手正位於傑生的眼前。傑生輕輕的拉扯她
的乳鏈,通過咬著乳頭的夾子學刺激她敏感的雙乳,讓她低聲的呻吟著。不過,她並沒
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出於好奇,傑生問道:「在被控制前,妳會喜歡乳頭夾嗎?」戴安困難地回想已往
的自己。矛盾的答案讓她平靜的表情短暫地變成了皺紋的動作:「……不。」
  「那個混蛋明知妳不喜歡這玩意,仍要妳戴著嗎?」傑生不高興的說。而那個混蛋
,現正獨自坐在一角接受五姑娘的服務。
  「是的,」她說,表情回復了平靜。
  「我們不需要這東西,我把它解下吧。」說罷,傑生把扣在戴安乳頭上的一對夾子
解下,用手指輕輕的安撫因回復血液流動而產生的麻痛感覺。隨著感覺的回復,戴安因
為緊接而來的劇痛而喘息,但臉上流露的,卻是輕一口氣的表情。
  「不客氣,」傑生對面前眼神空洞的女人說。他的雙手輕輕的搓揉著她油滑的乳房
,感受它們的柔軟與彈性。雙手沿著她身體的誘人曲線,滑落她豐翹的屁股上。傑生稍
為用力的抓著她的翹臀,確切的感受到沾滿了精油的肌膚上,滑溜的觸感。
  稍稍用力把戴安推近自己,高高翹起的陽具快要碰到她沾滿精油及淫水的下陰。傑
生更具體的命令眼前誘人的女人:「不要再自慰下去,用妳的淫水好好地潤滑我的兄弟
。」
  女人的手離開了自己的陰戶,握著傑生的兇器溫柔地按摩著,讓它閃耀著和自己豐
滿的胸部、平坦的小腹、還有修長的雙腿一樣的油光。她的雙手沿著傑生的陰莖上上下
下的套弄,以充滿誘惑的性感動作把身上的精油塗抹在將要貫穿自己的肉柱上,直到塗
得厚厚的精油閃閃發光。
  「可以了,」雙手仍抓著女人的屁股,傑生示意她停下。「吻我,」隨著傑生的命
令,女人嘴唇微張,臉龐靠向她的主人。
  呼吸之間,傑生察覺到戴安唇上混合了精油的汗水香氣、感到她呼出的溫熱氣息、
擦著他胸膛的髮絲,還有她緊貼在他身上,溫熱的、濕潤的嬌軀。輕輕放開她熱情的香
唇,傑生命令道:「坐下來。」戴安順從地張開雙腿,慢慢地沉坐下來,讓傑生堅挺的
肉棒進入她的身體。
  精油加上戴安早已氾濫的淫水,讓肉棒毫無困難的進入緊窄的肉穴。即使戴安用力
的收縮陰道的肌肉,傑生仍能透過被擠壓著的肉棒,感到她體肉肉壁的順滑。讓肉棒完
全進入她的身體後,戴安開始上下晃動著,飽滿的雙乳隨著身體的動作上下跳動。傑生
張口吸啜她的乳頭,它們同樣混合著精油和香汗的味道。傑生更用力的吸啜,舌尖不安
份的㖭弄她的乳暈。戴安在愉悅中叫喊著。
  戴安的動作讓傑生抓著她屁股的雙手滑開了,但傑生很快便把那對豐滿的肉球再一
次抓在手中,並讓她的身體和自己的肉棒更加緊密的連在一起。她保持著身體上下升降
的節奏,讓肉棒逐漸的深內。她的速度愈來愈快,每次身體下降,都讓肉棒更加的深入
,直到她的屁股緊貼著傑生的大腿。強烈的刺激讓她急速的喘息著。快要爆發了的傑生
沒有讓讓戴停下或減慢速度,反而命令她加快她的動作。
  接受到命令後,戴安更賣力地上下活動自己的身體。隨著她的動作,秀髮在空中風
舞,飽滿的雙乳更誇張的在傑生眼前彈跳著。更多的香汗沿流過她平坦的小腹及雙腿之
間,流到傑生的陽具上。她繼續用力的繃緊陰道的肌肉,傑生也更用力的抓緊她的屁股
。在她每次坐下,讓肉棒更深入體內時,傑生也同時把她推向自己,讓本已緊密的接觸
更加的親密,直到他感到再也堅持不了。
  「就是現在!」,傑生高叫著,並在她體內激烈的噴射。同一時間,達到了高潮的
戴安停下了動作,身體更加緊密的貼在他身上。沉醉在性愛中的男女身體因為強烈的快
感而顫抖著。發射過後,當退出她的身體時,傑生仍感到分身滑過那濃濃的白濁。
  高潮過後,傑生坐在乾熱的蒸汽浴室內享受高潮的餘韻。戴安靜靜的坐在他的大腿
上,每一次呼吸,她飽滿的雙乳都輕輕的貼上他的臉頰。傑生很享受這個沒有思想的漂
亮女人所帶給他的美好情愛。他輕輕撫摸她卷曲的褐色秀髮,用手指繞起髮絲,輕輕掃
過她的臉頰。她的陰戶中,正緩緩地流出他的白濁。
  「嚐一嚐味道。」傑生在戴安耳邊輕聲地說。戴安把手指伸進陰戶內掏了掏,讓手
指沾滿了白色的液體,然後伸出香舌,㖭食手指上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然後,戴安把
手指伸進小嘴內,高興地吸啜。當她再一次把手指伸進下體掏出更多精液時,傑生溫柔
地抱起她,讓她坐在長椅上。戴安身體靠後,提起腳放在長椅上,好讓手指更方便地掏
出陰戶內的精液吸食。
  「妳還記得何時成為女奴的嗎?」傑生問道。
  「……兩個多月前吧,」戴安一邊忙於㖭食手上的精液,不太肯定的回答。
  「那麼,妳的心智應該還未完全被破壞,」傑生說:「也許我完成工作回來時,我
可以讓妳回到正常的生活中。」看著眼前正忙於㖭食精液,只為取悅主人而存在的性奴
,傑生嘆了口氣,衷心的說:「但願如此。」
  傑生強迫自己把視線從戴安身上移開。即使戴安㖭食著精液的淫靡表演可以讓他看
上一整天也不覺厭倦,但可惜他仍有另一個目標等待著他去拘捕。
  在房間的角落,傑生的第一個目標正帶著滿手的精液呆坐著。「清理好,」傑生命
令道:「然後呆在這兒,直到下一個命令。招呼完你的朋友後,我會回來找你的。」
  看了看蒸汽浴室內兩個目光空洞的催眠奴隸㖭食手上的精液後,傑生微笑著關上浴
室門。『希望二號目標也是一樣的容易得手,與及好玩吧。』傑生想著。
  二號目標是東方樂園集團的首席財務總監,也是傑生所面對過最富有和勢力最大的
目標。同時,傑生也知道那傢伙肯定沒有得到他老闆的歡心。對於像東方樂園集團這種
規模的公司來說,在一些賬目上不顯眼的地方多出了數萬元的支出,就像是滄海一粟般
,沒什麼大不了。只是當數萬變成數百萬時,就很難讓人不在意了。
  因此,傑生很懷疑當他的目標享受著按摩服務時,保護他的保鏢會因為某些緊急的
任務而被人調走。傑生再次穿上白色的酒店制服,在走廊中耐心的整理手推車上的毛巾
,等待著機會。數分鐘後,一如傑生所料,目標所在房間的門數推開,六個大漢急步的
離開,經過傑生身旁時甚至沒有多看他一眼。
  確定那些大漢走遠後,傑生飛快的進入那個仍未關上門的房間。若不計較差一些和
準備關門的保鏢撞在一起的話,傑生的行動堪稱完美。還好傑生身上的制服讓保鏢產生
了一絲猶豫,舉槍的動作慢了一線,讓傑生能快他一步發射麻醉針。也算傑生的運氣,
到麻醉劑產生作用,保鏢失去知覺跪倒時,手指已經扣在板機上了。傑生走上前扶著陷
入昏迷的大漢,小心的拿掉他手上的武器。雖然行動中有些許意外,但還好仍可應付。
  根據所得到的情報,傑生預計會在按摩室內遇到三個女按摩師及他的目標。小心地
貼著房間的牆邊移動,傑生順利的通過外室,進入相鄰的預備室。用目光謹慎的掃描室
內的環境,傑生沒有發現另一個預計以外的保鏢。放下心來後,傑生注意到不算大的預
備室內放滿了按摩用的精油及各式器具,與及潔淨的制服。除此之外,還放置了一些性
虐用的拘束具。
  『不是一般的按摩呢!』傑生想著。進入預備室後,傑生察覺到小黑盒發出的低頻
音波。「在房外完全察覺不到呢。」傑生低聲地說。不過房間的隔音效果這麼好,對他
來說也是好事。他放慢呼吸,靜心地傾聽。
  傑生可以聽到由主室傳過來,衣服摩擦的聲音、鞋子敲擊地板的聲音、還有男子在
享受按摩過程中發出的嘆息。
  『在一個完全不知佈局的房間內同時放倒四個目標,可絕對考驗我的實力和運氣。
』傑生對自己說,並思考有沒有另一個較有把握的方法。而現實是,傑生今天的運氣不
算太差。在他還在思考著時,腳步聲向著預備室接近。傑生快速的把自己隱藏起來。
  一個女人進入預備室,從她的背後,傑生看到一個穿著白色浴袍,個子嬌小的黑髮
女郎。女郎忙於選取架子上的瓶子,沒有察覺到背後有人。傑生輕步上前,一手掩著她
的嘴巴,另一手把精神控制槍抵在她的身側發射。女郎像是失去力氣的靠在她身上。
  輕聲的命令她服從後,傑生該女郎轉過身面向他。女郎是東方人,應該是日本人吧
,傑生想著。望著她一雙性感的嘴唇,與及空洞的眼神,傑生低聲地向她不設防的精神
下著命令。
  「輕聲的告訴我,」傑生命令道:「其他人在房內什麼地方。」
  「現在珊蒂正替主人按摩大腿,米娜跨跪在主人身上。主人躺在房間正中的臥床上
,主人」女郎帶著些許的日語口音,而神智迷糊的她並沒有意識到在一句說話中同時同
『主人』稱呼兩個不同的人並不適合。
  「好,現在小心聽清楚,」傑生說:「當我告訴妳行動時,我要妳跑回去抱緊珊蒂
。盡量地抱緊她,別讓她掙脫。我會處理其他的人。」
  「明白,主人。」日本女郎如斯回應。
  「行動!」傑生低聲命令,並急步的繞過牆壁進入主室。
  主室內燃點著蠟燭,空氣中彌漫著香薰的味道。昏暗的光線中,傑生只看到了一些
濛瀧的人影。傑生用精神控制槍瞄準床上的女性,擊中她的背後。她驚訝的停下手上的
動作,但仍繼續騎在男上身上。
  同一時間,傑生的新女奴由他身後閃出,緊緊的抱著她的同事一起摔倒在地上。傑
生飛快的把控制槍抵在另一個女郎的肋骨上,射出一發藍色光彈。兩次連續的發射讓控
制槍變得滾燙。
  「壓著他!」傑生向著新捕捉到的女奴大叫,而那三個穿著白色浴袍的女郎立即跑
到床邊,緊捉著正用力掙扎的男人。這時,傑生才發覺他根本是多此一舉。他的目標一
開始已經被緊緊的綁在床上,赤裸的他手和腳都被繩索綁著,嘴巴更塞著塞嘴球。
  「放開他,」傑生有些啼笑皆非的說,女郎們同時向後移了一步。傑生把控制槍指
向男人,但卻看到槍管已變得白熱。他把控制槍垂下,不想過度使用而令控制槍損壞。
看來這種對免疫者起作用的控制槍雖然很強大,但也很容易過熱。
  男人看著傑生的目光充滿了驚訝和恐懼,雖然傑生很肯定讓他嘴巴大張的並不是他
,而是那個塞嘴球。
  「他喜歡被綁著接受按摩嗎?他喜歡這種玩意?」傑生詢問他的其中一個新女奴。
  「是的,主人。」
  「天,按摩時不是應該要放鬆的嗎?」傑生無法理解男人的想法。
  「主人?」女人迷茫的回答,空洞的眼神表明現在的她也無法理解傑生的問題。男
人在無聲的咆哮著,極力地掙扎,想要掙脫手腳的束縛。他比傑生預期的年輕,也不似
他留在蒸汽浴室內的同事,身材要好上很多。不過傑生不好男風,所以不是太過在意。
  無視他的叫喊,傑生快速的向女郎們宣讀支配她們的規條,再加上不要接受被綁在
床上的傢伙的任何命令。就當是保險吧,傑生想著。
  「妳在這兒多久了?」傑生問珊蒂。她看上去二十多歲,是三個日本女郎中身材最
高䠷的,也是最年長的。其他兩個女郎看來只是剛成年,就算叫作少女也不為過。
  珊蒂想了好一會兒才懂得回答:「六個月。」她的表現提醒了傑生那個小黑盒仍未
關上。
  傑生繼續詢問:「妳們真是按摩師?」
  「是的。」
  很好,傑生鬆了一口氣,看來有很大機會可以讓她們回到被人控制前的生活。再詢
問了一些問題之後,傑生才取出了放在床下的小黑盒。關上小黑盒後,女郎們的眼神顯
得不再那麼空洞。即使她們仍受到控制槍的支配,最小傑生可以確定她們仍保有自己的
思想,只是給予她們一些時間,仍可以回復正常。
  「那麼,」傑生最後才把注意力轉到他的目標。「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還有,別
浪費力氣求救了,你的保鏢不會來救你的。我是政府反不正當使用精神控制技術部門的
特工,而由於你違法使用精神控制技術,所以現在正式拘捕你。」
  聽到傑生的話,男人像是洩了氣一般放棄掙扎,安靜了下來。
  傑生向女郎們命令:「把塞嘴球拿開。」米娜上前解開塞嘴球的皮帶,把塞嘴球拿
開,然後退回原本的位置,順從的垂下眼光。
  回復說話能力的男人冷笑著向傑生說:「操!」
  「很新奇呢,」傑生無視他的反應,不在乎的說:「看來,我應該告訴你,你的老
闆,占姆斯,白金漢先生給了我很多關於你的資料,懷特先生。那些證據可以輕鬆地替
你在監獄內預訂數百年的房間,更不要說你用精神控制槍幹了些什麼事了。」
  男人,懷特,在聽到傑生口中說出占姆斯.白金漢的名字時,像是完全死心了似的
。他不再望著傑生,而是把目光轉向他手中的控制槍。
  「那是我們的槍,可以對免疫者起作用的那種。」傑生點了點頭。
  情緒變得異常失落的懷特繼續追問:「占姆斯派你來的?他出賣了我?」
  「我不是占姆斯.白金漢派來的,」傑生回答道:「只是在拘捕你這事上,他和我
的利益一致。」
  「我被出賣了。」
  「是的,」傑生簡單的說。懷特閉上了嘴不再說話。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了,」傑生試探地說:「你的老闆想要得到更多,也需要一
個藉口讓他把資產套現並逃出英國,好避開政府的追捕。」
  懷特突然間神經質地大笑。「白痴,」他咬牙切齒的說:「我們在這國家的生意上
投資了數百億元。占姆斯那傢伙聰明著呢。他不會走的。你也別得意,他一樣在計算著
你,特工,走著瞧吧。」
  「他會怎樣做?」傑生正需要這方面的資料。
  「操!」懷特向著傑生吐了一口口水。
  傑生舉起手中的控制槍指向懷特。懷特認命的嘆了口氣。
  「我不知道他會怎樣做,」懷特直接地說:「不過,想信我,你的部門已經不再安
全。由占姆斯做出可以作用在像是你和我這些免疫者身上的控制槍開始,他已經立在不
敗之地。已經沒有人動得了他。」
  傑生知道懷特沒有說謊,但傑生不打算到此為止。他仍有任務要執行,占姆斯的事
可以遲一步再處理。他需要把到手的兩個目標送走,聯絡另一組進入辦公室的特工,了
解他們的進展,然後回到總部。現在,他需要取回留在蒸汽浴室內的目標,並聯絡接應
的特工。即是說,他需要離開這兒數分鐘。
  「看來,我的新控制槍已經冷卻了,」傑生說。
  明白了傑生打算的懷特變得忿怒,大叫著:「他媽的,你這傢伙。你和你那狗娘養
的部門完蛋了。你們死定了,你這被狗幹的混蛋。」
  「我沒有這麼壞,」傑生大度的說:「你仍有十分鍾,所以我會讓你享受完這次按
摩的。」他舉起控制槍,向懷特發射。懷特再一次掙扎,然後安靜下來,眼神變得空洞

  傑生命令變得絕對服從的懷特先生:「就如我所說的,留在這裡好好享受你的按摩
。我很快便會回來的。」
  說罷,他轉向三個女按摩師:「女郎們,何不為這位老主顧再服務最後一次?繼續
妳們平常會做的服務,不過完事後不要解開他。記住,他喜歡粗暴一些。還有,動作快
一些,妳們只有十分鍾時間。」
  三個日本女郎同時點頭,脫去身上的白色外袍,露出內裡穿著的皮質緊身衣。黑色
的緊身衣很稱職都展示著女郎們嬌小的身材,更在襠部及胸口開了洞,露出她們插著按
摩棒的下體,與及被緊身衣緊箍著乳根而顯得更加挺拔的雙乳。黑色的緊身衣上點綴著
金色的碎花,顯得有些庸俗。傑生搖搖頭,那不符合他的品味。
  就像傑生所預期的,沒有自我意識的女奴們也沒有羞恥心。即使在傑生色色的目光
注射下,也沒有遮掩身體的想法。米娜拔出插在下體的按摩棒後,爬回懷特先生的身上
,裸露的陰戶覆蓋他的臉面。另外兩個女人伸出香舌,舔弄懷特先生高高挺立的陽具。
傑生走開數步,讓她們有更多的活動空間,完成她們的工作。
  回到走廊後,他向他的另一組同事發出訊號。但傑生分別向其中兩個特工發出訊號
,都沒有得到回應。傑生變得擔憂,無論如何,他們其中一人都應該會找機會回訊的。
傑生向第三個特工發出訊號,卻仍沒有回應。
  幹!傑生低罵著,情況很不妥。他們失敗了嗎?占姆斯.白金漢設了陷阱給他們?
狗屎,我一開始便不應該相信那混蛋,只是,我真的有選擇嗎。另一個選擇,卻是大伙
兒一進入這兒,便被拿著控制槍的守衛攻擊。可惡,若可以讓警察甚至軍方支援,直接
出動重火力武器擊斃他們,我才不信幾支控制槍會有什麼作為。
  傑生嘆了口氣,無論是作為行動負責人,或是作為同事,他都不可能放棄其他人不
顧而去。而且,很顯著事態發展而超出預其,他必須要找出發生什麼事。
  不再浪費時間,傑生回到蒸汽浴室中,命令仍安份地留在浴室內的目標及戴安跟著
他。仍赤裸著的奴隸們跟在他身後進入更衣室。戴安塗滿了精油的雙乳隨著步伐不停的
晃動,讓傑生感到自己的小兄弟再次變得不安份。還真捨不得放她走呢,傑生想著,不
過,也只是想想而已。她是應該得到自由的。
  傑生和他們一起回到按摩室,介入了房間內正進行的活動。她們的服務仍在進行中
,兩個穿著緊身衣的按摩師一個騎在懷特先生的臉上,另一個則騎在他的陰莖上。最後
一個按摩師則用鞭子一下接一下的抽打他結實的腹部。看來他很喜歡這調調,每次被抽
打,身子都向上弓起,肉棒更加的深入女性的體內。
  「時間到了,」傑生向著她們說:「所有人,現在高潮吧。」
  一瞬間,所有被控制了的人都達到了高潮。騎在懷特先生身上的兩個女人劇烈的顫
抖著,懷特先生弓起繃緊的身體,大量的白濁射進女按摩師溫熱的陰道內。珊蒂拋下了
手中的鞭子,在猛烈的高潮中雙手不停地摩擦自己的下陰。
  在傑生身後,傳來戴安愉悅的呻吟聲。傑生及時轉身,扶著因為突如其來的高潮而
令到身體發軟,反著白眼的女奴。離開了溫暖的蒸汽浴室後,她塗滿精油的身體變得有
些。傑生抱著她,讓她不致於因為發軟的雙腳而跌倒在地上。她愉悅的喘息著,手指無
意識地逗弄著自已雙腿間的秘唇。
  傑生看著她因被控制而表現得溫柔順從的臉孔上映照出的慾望,微帶歉意的說:「
我應該說清楚命令的對象的。」等到戴安臉上的紅潮退去,傑生才問她能否自己站著。
  「可以……」她開心地說。她的面孔離傑生只有數吋,傑生甚至感到她呼出的氣息
中,還帶著淫水和他的精液的味道。那是她在較高前舔食過的性愛產物。
  「那小心一些。」傑生溫柔的說,扶著她站好,然後輕輕的吻了她一下。
  然後,傑生讓他那些沒有思想的奴隸集合,說出接下來的安排。「你和你,」他指
著兩個目標說:「坐在毛巾推車的底部,緊密一些,在那兒等著。」
  兩個男人立即爬進車內縮作一團,並且緊貼在一起。看起來有些愚蠢,傑生想著,
只是他們比那些骯髒的毛巾更不如,也就沒所謂了。命令他們忘記所有關於可以對免疫
者起作用的控制槍的事後,傑生向他們每人賞了一支麻醉針,然後把大量的骯毛巾蓋在
他們之上。現在,他們都放鬆的休息著。傑生的同事會帶走他們,並在數小時後當他們
醒來並回復正常時詳細的盤問他們。
  然後,傑生開始處理那些女奴們。這花了他較多的時間,用盡他所知的所有技巧,
為她們組織了一個可接受的背景故事,好讓她們從精神控制中解放後,不會記起這兒的
事,並重新回到過去的正常生活中。
  傑生對於三個日本按摩師的處理感到相當滿意。她們本來在酒店工作,但已決定辭
職。她們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按摩師的工作。而她們也明白這個安排,讓事情很簡單便
可以解決。
  而關於戴安,傑生便沒有這麼大把握。在問問的過程中,傑生知道了雖然在四個女
奴中,戴安被控制的時間最短,但卻是最徹底的。她可說是完全由酒店所擁有,不似其
餘三個女郎下班後仍是一個正常人。她是由酒店買回來的,本身與家人及朋友的聯繫已
經斷絕。而且除了性愛和順從之外,已沒有剩下多少知識。
  若放開她的精神控制,她也不一定能適應自由的生活。雖然傑生發覺到她的自我仍
然存在,只是被新建立的女奴人格遮蔽著。但是,傑生不肯定她是否真的可以回到過去
的生活中。
  本來,這種邊緣狀況不難處理,只要把她標記為精神被破壞,並把她帶回部門中,
部門便會處理。但現在,傑生已經知道了他的部門如何對待這些女孩。把她們用作供高
級職員玩樂的女奴,這根本沒有意義。
  眼前的赤裸姑娘,雙手仍垂在身側,雙乳隨著呼吸起伏著。傑生決定做一些以前從
未做過的事。傑生讓她記著兩個電話號碼,一個是他的,讓她在清醒的數日後,想要致
電給他。另一個電話屬於傑生大學時心理學課的導師,也是一個催眠師。傑生想知道能
否靠這方法救助那些仍有希望的女孩。
  「去穿上衣服,」他對女人們說:「並照我的指示做。」
  他微笑著目送那些女郎離開按摩間,回到正常生活中。然後,傑生繼續手上的工作

  他推著變得沉重的毛巾小車離開按摩套間,通過水療中心的走廊回到酒店。換回西
裝後,傑生找到了一個員工用的出入口,推著小車離開。後門關上後,傑生已經離開了
酒店。
  手推車在凹凸不平的路上走著,傑生不在意的對車內的乘客說:「抱歉了。」不過
,傑生沒有減速的打算。在小路的盡頭,路旁停著一輛沒有標記的白色客貨車,那是傑
生所期待的。客貨車的司機朝傑生點頭,傑生向司機點了兩次頭,代表取得兩個目標。
  司機離開客貨車,走到車後打開後門,並把手推車搬上沒有一絲光線的車廂內,然
後關上了門。
  「走吧,」司機提議。同時亦代表這一次的行動完結了。
  「還未完。」
  「特工森?」
  「我和另一組人失去聯絡,我要去找他們,並查清楚發生什麼事。」
  「閣下,你不可以這樣做的,」司機說。「特工守則禁止這種事。我們不可以冒險
讓另一個特工進入行動失敗的地方。我們必須要立即離開。」比起傑生這些因為免疫者
身份而成為特工的半調子,司機可是真正的專業人仕。
  「你自己離開,」傑生命令道。他才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有這個權力。「我們不
可以損失三個特工。」
  「那麼,你的拍檔呢?」
  「四個特工。」傑生更正。「走吧,」傑生對司機說完後,便轉身離開。東方樂園
集團的辦公大樓就在他的前方。那個司機說得對,沒有計劃、沒有辦法和同伴取得聯絡
、也不知道有什麼等待著他,他能依靠的,便只有自己。而且,可以預期占姆斯.白金
漢正隱藏在不知那個角落,計劃著將所有人一網打盡,傑生顯得無比的憂慮。
  傑生知道他必須搞清楚占姆斯.白金漢協助他進入酒店並拘捕他兩個生意伙伴的真
正用意。但更重要的是,傑生手上有著對免疫者起作用的控制槍,而那支控制槍的能力
,讓傑生看到任務成功的可能性。而且,在知道自己有可能在任何時間被受人控制的同
僚出賣,更不可能就這樣撤退。
  是決定的時候了,傑生想著,步進東方樂園集團的辦公大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