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碧如被奸 - 亚洲日韩AV综合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安碧如被奸

安碧如被奸


  春风得意的三哥正在陪着和他一同穿越的女强人逛街,这女人在半年前风尘仆仆地到大华旅游,让三哥感动之余又多占了点便宜,便是这般的巧,回到高丽後便诊断出有了身孕,使老林家开枝散叶的伟大理想又迈进了一步。
  不过这女人实在不省心,怀着圆滚滚的大肚子竟然还想出来逛街,让三哥是胆战心惊的,生怕这林家的幼苗发生了意外,那就罪过了!此时街道旁一个老乞丐见着林三眼睛一亮,冲到他的眼前说一堆话,三哥听不懂,只得委由旁人翻译。
  女人面有异色的看着林三,随即笑道:“这人话说的不中听,你听了可别生气;他说你绿光罩顶,又绿中带红,老婆会背着你偷汉子呢!”
  三哥闻言大怒,费尽千辛万苦才追到的美娇娘们,怎会无端背着自己乱来?
  这些江湖术士都是这样,喜欢诅咒别人来证明自己的高超,但看眼前的老汉有些疯癫,三哥也失去了计较的力气,施舍些铜钱便走了。
  女人摸着自己怀胎6月的肚皮笑道:“林大经理树大招风啊!谁叫你老婆一个一个的娶,现在可要遭报应了!”
  还在气头上的三哥一时口快,说道:“照他刚才那种说法,莫非你肚里的也不是我的种?我林三就不信了,谁要听他胡说八道。”
  女人被林三这样一说,眼睹里开始满溢着泪水,委屈的道:“我知道你怪我老是不答应跟你回大华,可是你怎能用这话来气我!我若不是对你动心,又怎会甘愿怀上你的种?你这话……”
  三哥还一头雾水,就看着女人哭了起来。
  又怎麽了?不过是一句抱怨的话,用的着这样吗?女人,逻辑,唉!一阵好哄,女人终於破涕为笑,撒娇的要三哥留到孩子出世再走,三哥知道自己欠她的,不过是多留一个月的事,笑着答应了。
  然而当林三搂着她睡时,却失眠了,虽说他对家中诸女都很放心,但是想到安碧如这妖精,心中有些不淡定了!他很清楚安碧如虽然第一次是给了自己,但却是个对性异常开放的女性,偏偏三哥又在家宣扬两性平等的概念,若她一时忍不住……
  “你怎麽还不睡?莫非还在意白天的事?如果你那麽在意,不如早点回去吧!”
  三哥闻言强笑道:“怎麽会?我还要看到我的孩子出世呢!不过确实有些在意,明天找个人回去看看好了。”
  “不如让你家大老婆回去吧?反正你留在大华的老婆都跟她颇有渊源,没事便罢,若是出了事,也比较好处理。”
  “青璇?这样也好,不过她可要跟我闹脾气了。”
  林三苦笑之後也放下心,止不住倦意的睡去了。
  在大华京城中的一处宅院里,一名女子正在练剑。
  剑舞长空,恍若如龙,简易的剑法自女子手中施展,却更添几分威势,然而薄纱中展露的曼妙身姿,使正气凛然的剑舞有了几分淫靡,旁观的男子忍不住慾望,终於伸出魔爪。
  女子任凭男人将自己搂在怀中,仍是坚定的舞着剑,仅在胸部遭袭时多了一丝颤抖,却依旧用心的演绎剑法,只是在被恶作剧似的捏了阴核後,已握不住手中剑,在剑即将落地之前提腿一踢,精准的归入放在一旁桌上的剑鞘。
  这名女子便是宁雨昔,袭击她的则是前些天跟她好上的两个黑人之一-郝大。
  郝大抚弄着宁雨昔的迷人躯体,说道:“雨昔姐的剑法真是高超,连我的剑都产生感应,颤抖不已。”
  微汗的宁雨昔被郝大的手摸得娇喘连连,听得这黑汉提起了剑,不免好奇。
  这几日跟这帮人厮混,可从来没看过他们用剑,不知道异邦剑法是怎样的?
  专注於剑的宁雨昔忍不住疑惑地问道:“你会用剑?你哪来的剑?”
  引起美人兴趣的郝大得意一笑:“我这剑可不得了,自我出生就伴随着我,随着我年纪渐长,我的剑也越发厉害,不知饮过多少人的血,杀的人心惊胆战、人仰马翻!”
  宁雨昔被说得心痒痒的,不禁问道:“你可以在我眼前演示一遍吗?”
  郝大神秘一笑,叹口气後说道:“何止演示?要我跟姐姐对练也行!只不过我的剑有一个限制。”
  “什麽限制?”
  “只可以在床上施展。”
  宁雨昔听到这里哪还不知被耍了?要是之前有男人对她开这种玩笑,下场绝对是非死即伤,只不过对着跟她已经发生关系的郝大,她却恨不起来,只是作小女人样的捶着他的胸口。
  感受到怀中佳人的娇憨,郝大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能将这天仙一般的妇人勾的如青春少女,就是巴利要他们学的本事,虽然双方只不过是交易,相信凭自己三人的手段,必然会让宁雨昔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轻轻地在宁雨昔耳边吹气,郝大说道:“雨昔姐可要品剑?”
  俏脸微红,抚上郝大骄傲的“玄铁重剑”,宁雨昔檀口一张,竟是真的含了下去,这些天她坚持不让男人同插蜜穴和菊花,只得在嘴上多下点功夫,比给林三一个月口交的次数还多,而男人们又喜欢在她的嘴里缴械,硬生生地灌了她不少腥臭的精液,屡劝不听下也只能任他们胡来,谁叫他们性技高超嘴又甜呢?见着宛若天仙、不可方物的美人为自己口交,郝大心中不由得升起强烈的满足感,主动的要帮宁雨昔服务。
  这几日宁雨昔的身体早被摸透,郝大手指一进蜜穴一勾,就精准的触碰到她最敏感的点,还记得那点被巴利找到後手指狂抽猛插,让她在高潮时淫水狂喷,丢了个大丑,偏偏其他人还争先恐後地玩起寻宝游戏,现下她的身体在男人面前已经毫无秘密。
  宁雨昔身子一颤,原来郝大以手进攻蜜穴的同时,舌头也舔上後庭,还抽出闲暇的问道:“雨昔姐待会要用哪个地方接我的剑啊?可惜我兄弟不在,不然我俩来个双剑合璧,方能让姐姐知道甚麽叫人间极乐。”
  听见郝大仍不死心地想让自己双穴同插,宁雨昔忍不住缩了一下,她哪能不知那种快感?莫说那天真假难辨的春梦,後来李香君也在她面前演示了遍,令她讶异的同时也有了恐惧,虽然自己已然屈服,但仍打定主意等小贼回来後就切断一切关系,若真的嚐到这般极乐,怕是再也离不开这些人了。
  郝大勾出宁雨昔的慾望後,将她摆回了床上,提着自己的“玄铁重剑”淫笑道:“宁女侠,看剑!”
  宁雨昔美目含春,却装出冰冷神情道:“淫贼!你…喔…你赖皮…人家话…都…还没说完…”
  淫贼大战女侠,然而以往杀贼不手软的女侠,此刻被杀的弃兵卸甲、溃不成军,只余动情的呻吟绕梁於室,恍如仙音……此时乐春院里,巴利正和安碧如及秦仙儿笑谈与宁雨昔的事,郝应则在旁伺候着。
  安碧如哀怨道:“你们这般没良心的,搞上我师姐後就把我俩丢在一旁,直到今天才出现。”
  巴利见着安碧如和秦仙儿的脸色,心知二人真的有些不快了,一把搂住二人,更将手伸入衣襟之内,对着乳房揉搓起来,让这些天强忍慾望的二女娇喘不已,原先的怒气被消解了一半。
  巴利笑道:“雨昔姐的情况特殊,自然要多花些时日,让她陷得更深一些,到时大家聚在一起玩,她才不会排斥。”
  安碧如微酸道:“才这麽些天就叫姐了?可怜我和徒儿自己送上门,现在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珍惜了。”
  巴利看见安碧如吃起了飞醋,暗笑不已,相处这麽多日,他哪不知这艳丽的妖精虽然一副淫荡模样,心还是挂在她的小弟弟相公身上的,现在这般表现倒是一个不错的现象,果然有竞争才有动力啊。
  “怎麽会呢?我还是很挂意安姐姐的大胸部的,这种无法一手掌握的感觉,真让人爱不释手。”
  “你这色鬼,这麽会讨人欢心,其实人家也很想你的棒子。”
  安碧如玉手深入巴利的裤子里,对着未勃起的阳具套弄起来。
  秦仙儿见安碧如已然兴起,倒是乖巧地离开了巴利,一旁的郝应见状便将这大华二公主搂在怀里,对着那娇艳的红唇亲吻了起来。
  任性骄傲的秦仙儿,热烈的回应郝应的亲吻,浑然忘记自己已为人妻,然而在男人不安分的大手伸入裙下时,她却是推开了郝应。
  只见她面有难色的道:“人家那个来了,今天不方便。”
  安碧如笑道:“喀喀!看来今天徒儿没这福分,却要便宜我了,郝应你还不过来?”
  巴利也接着道:“等改日仙儿公主方便时我们再聚聚,下次帮你搞定这个问题。”
  正庆幸男人没有硬来的打算,听见有解决方法的秦仙儿疑惑的看着巴利,看着男人脸上淫荡的笑,郝应又适时地跟她耳语几句,了解巴利算盘的秦仙儿闹了个大红脸,不知所措的夺门而出。
  安碧如此时跨坐在巴利身上,面带好奇的问道:“你说的甚麽方法,能解决女子天葵?还让我那乖徒儿闻风而逃?”
  巴利讶异地看着安碧如说道:“安姐姐没生过孩子吗?不然怎会不知?”
  被这麽一点醒,安碧如哪能不知晓眼前男人打的坏主意,似笑非笑道:“你倒是打的好主意,竟然想搞大仙儿的肚子,要放在以前说这话,你现在已经死了。”
  巴利自信道:“这不还有安姐姐保护我吗?话说回来,安姐姐要不要也来给我生一个?”
  安碧如笑道:“喀喀,莫说我愿不愿意,我和徒儿可是跟你们三人都发生关系,若果真的有了,孩子爸爸算谁的?”
  一旁的郝应咧嘴说道:“孩子金发蓝眼白皮肤,自然是少爷的;若是全身黑,自然是我和郝大的。”
  安碧如噗哧一笑,那娇艳的美态成了天然的春药,让俩男肃然起敬,感受到身下顶着自己的小坏蛋,安碧如褪去外衣,将一对豪乳凑在巴利眼前,诱惑的说道:“你们若是真的能让姐姐怀孕,我产的乳汁就让你们喝个够。”
  此话一出,两个男人再忍不住慾望,热切要争抢安碧如的蜜穴,最後是近水楼台的巴利先拔头筹,在早已湿透的淫穴里用力地捣弄着,一副要把骚屄捅穿的样子,让安碧如娇喘连连,溃堤的淫水自交合处流个不停,郝应将手指沾上淫水,对着不知采过几回的菊穴插了进去。
  “噢…天啊…爽死我了…害人家忍这麽多天…你们…嗯…可要好好陪人家…啊…”
  感受着两个穴里传来的快感,正坐在巴利身上驰骋的安碧如被这久违的欢愉刺激的有如发情的野兽,狂野的扭腰摆臀,那高速的频率让巴利咬牙苦忍,彷若被一个大姊姊强奸的小处男,发出了微微的呻吟。
  旁观的郝应见安碧如的疯劲,无奈地将手指从菊穴里拔了出来,人的身躯毕竟柔弱,若是不小心出了意外可不好,然而在拔出来的那一霎那,带动了安碧如早已因为解放肉慾而变得敏感的娇躯,肉穴一缩一缩的,夹的巴利冷汗直流,双手紧扣安碧如的腰部,嘴里喊着:“安姐姐你别再动了,这样我很快就…会…”
  正兴起的安碧如哪管的了巴利,男人的抵抗彷若螳臂挡车,啪啪作响的交合声响彻房内,安碧如兴奋的喘气道:“真舒服…哈…哼…你这样就顶不住…还想我帮你生孩子…作梦…嗯…”
  说着说着的安碧如对着皱眉的巴利吻了起来,让被掠在一旁的郝应看的乾瞪眼,只能抚着自己肿涨的鸡巴自渎;激战的两人很快便身躯一震,纷纷达到了高潮,云雨稍歇的安碧如看着巴利笑道:“小弟弟你今天可真逊,姐姐可还没爽够呢!喀喀,想不到当当女淫贼感觉也挺不错的。”
  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巴利看着身上的女流氓,眼里流露出了屈辱的神色,又升起了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女人的念头,隐蔽的对郝应比了手势,开始说道:“那是因为我还没出绝招呢!就怕姐姐承受不住,哭喊叫饶!”
  安碧如感受郝应用龟头磨着仍紧咬着巴利肉棒的蜜穴,以为是要沾上淫液来插自己的菊穴,不以为意的道:“你们是想双穴同插?姐姐我可不怕!郝应你还要磨多久,快来照顾人家的屁眼嘛!”
  说罢还示威似的摇了摇屁股,让因为射精还显得敏感的巴利叫了一下。
  看着安碧如如此得意,巴利心中的一点顾虑就此消失,将安碧如的臀肉往两旁分开,让迷人的菊穴呈现在郝应面前,然而这黑汉却是仍继续将龟头在已含着一根肉棒的蜜穴边缘磨着,终於让安碧如察觉到不对劲,口气微颤的道:“你们想干嘛?”
  见着这骚狐狸有些服软,巴利得意的回道:“安姐姐可听过双龙抢珠?今天就让你嚐嚐这个中滋味,刚开始会有些痛,不过习惯後你就会爽翻的。”
  安碧如大惊失色,要知巴郝二人的肉棒都是百里挑一的巨物,和林三相比不惶多让,甚至还高出一筹,虽说她对男女之事多有涉略,却没想过会遇到这超乎她想像的可怕遭遇,情急之下使出了独有的点穴功夫,便要快些脱身。
  久违的针刺般的痛再次临身,巴利龇牙裂嘴的叫着,但他早已料到安碧如有可能藉由武功脱身,早已将她环抱在怀,又因为痛觉刺激,原本因射精而疲软的阳具为之一震,顶的安碧如娇躯一软,就这麽一耽搁,为免夜长梦多的郝应已将他的巨屌硬塞入本无空隙的蜜穴里,惊天的痛呼传遍了整个乐春院主楼,让一干嫖客吓了一跳,心想不知又有哪个姐儿被大户开苞了,改天一定要来捧场,喝不到头汤没关系,第二三口也是一样的。
  巴利也被安碧如的反应吓了一跳,本来今天想试试当嫖客的感觉,所以没到後院,只是随意找了房间,可没想过会变这样,不想引起太多注意的他无奈道:“安姐姐你太大声了,棉被和枕头随便找一个咬吧!忍一忍就不痛了。”
  事已至此,安碧如便是要用内力脱身也无法,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无法施力,若真要用内力震开这两个浑球,怕是在那之前便先要痛死。
  思及於此的安碧如一脸怨怼,带着泪水的眼珠盯的巴利十分不安,随即肩膀上传来剧痛,却是被安碧如狠狠咬住了;眼见巴利疼痛而疑惑的表情,安碧如松口说道:“你现在的痛可还不及我十分之一,亏你说的这般轻巧。”
  再次被咬上的巴利一脸苦笑,这次可是把安妖精得罪的狠了,若是不能让她在这近乎病态的性交中获得快感,怕是以後再也没机会和这妖精同床,更要担心她的报复,只得温言劝道:“你放心吧!这滋味雨昔姐也曾受过,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你要放轻松才能好好享受。”
  安碧如虽曾助他们迷奸宁雨昔,却未曾细问其中过程,此时竟是误会宁雨昔在被征服後的这些天,已经对男人言听计从到这般地步,不免有些自暴自弃,因为疼痛而紧绷的身躯也放松了不少。
  还留着一截柱身在外的郝应感觉到变化,终於开始缓慢的抽动着,本来这种性交方式需要事前准备,催情药物势不可少,便是上回迷奸宁雨昔时也是因为大量的催情物作用,外加宁雨昔本身的特殊体质才能实现,如今安碧如没有淫药做缓冲,所以过程比宁雨昔痛苦万分。
  然而还未等她适应,巴利的阳具又在蜜穴里重振雄风,让郝应的阳具隐约有被挤出去的现象,郝应无奈,心知不能在此时功亏一篑,让身躯稍稍後退,随即如攻城槌一般用力挺向只余一丝缝隙的城门,每每让安碧如痛不欲生,眼泪直流。
  就在这般更胜初夜的痛楚里,安碧如恍惚间又想起林三,这个异於常人的小弟弟,让她知晓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为了感受那种自由,她终於又违逆了世俗礼教一回,或许为掩饰心中不安,还顺带的将秦仙儿也拉下水。
  若林三知道,想必也是不会原谅她的吧!可是男人总是说专情、深情,却仍继续将感情切成一块块,分送给一朵朵正当花季的女子,看在年华渐逝的她眼中,怎不心慌?打趣是为了掩饰、纵容是避免厌恶,大半辈子的追求,却换来一个没什麽不同的结果。
  但她还是爱他的,所以即便纵情肉慾,心中仍留着林三可恶的笑脸,就如此刻。
  “小弟弟,我爱你!”
  犹如将自己献出去的那晚,安碧如心中默念,而在此时,郝应终於把肉棒硬生生挤入了蜜穴,与巴利的阳具并驾齐驱,安碧如也迎来相隔数年的破身之痛,甚至比与林三那次的印象来的更为深刻,就像是将身子一次交给两个人,令她在痛楚之余又多了几分羞赧。
  在蜜穴被两根肉棒撑到极致的同时,安碧如脑海先是一片空白,随即疼痛与酸麻充斥,令她冷汗直流,纯粹的嘶吼取代了往日的淫言浪语,反而令男人更添兽性,要不是巴利如今动弹不得,只怕安碧如又要多吃几分苦头;饶是如此,急遽流失的体力让安碧如只能无力地趴在巴利身上,默默接受郝应地耕耘。
  “呜…痛死人了…你们…一点都不怜惜人家…喔…人家的小妹妹要被干坏了…啊…”
  虽然疼痛依旧,但渐渐习惯的安碧如终於得以回气,郝应见状让自己背靠墙壁,并拉起安碧如软趴趴的身体,一边揉着玉兔又逗弄着阴核,说道:“要不让你自己动?”
  “哎…”
  安碧如轻哼一声,缓慢地扭动着,原先如水蛇般灵动的腰,已然失去了活力,要不是有郝应在後边搀扶着,只怕要再倒了下去。
  看着向来在床上豪放的淫娃荡妇变成初尝性事的少妇状,巴利心想这回错有错着,冒着得罪安碧如的危险,换来一次虽非破身却更胜破身的体验,见着美人紧咬贝齿、轻皱眉头的模样,着实让巴利淫兴大起,尝试动了一下身子,欣喜地发现身体已经重回掌握,於是毫不客气地对眼前晃荡的巨乳抓去。
  把玩着安碧如的乳房,又逗弄着上面的一点嫣红,巴利说道:“安姐姐这般姿态,彷佛是在下夺走你的初夜一般,现在还痛吗?有没有爽的感觉啊?”
  听着男人说的话,安碧如只觉羞愧难当,初夜当日自己早有准备,痛楚并不强烈,哪如同今日一般毫无准备?即便如此,被男人开拓开来的膣穴,在阳具摩擦穴里肉芽传来的阵阵酸麻快感,已经渐渐压过对疼痛的恐惧,犹如包裹一层酸苦外衣的糖,在化去酸苦尝到甜意之时,酸苦也成了催化剂,让蜜糖更显甜美。
  “有一点…”
  “是有一点痛还是有一点爽啊?说清楚一点!”
  以往毫不忌讳说出性交感觉的安碧如,此时却熄了火,只是缓缓地扭腰并呜咽着,原来这种变态而奇异的性交,对於热衷於男女之事并喜欢破坏禁忌的她而言,已经戳中了她精神上的G点,反而让她矜持起来,如同她第一次前後二穴被肉棒夹击的夜晚。
  这种细微的变化很快地被巴利捕捉到,开始用力揉捏着白嫩的乳房,挺立的乳头也不放过;郝应闻弦音而知雅意,对着安碧如又圆又大的屁股打了下去,让本在细细品味个中滋味的安碧如霎时间又被疼痛压过,惨叫一声。
  往常增添床上情趣的微痛刺激,此时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後一根稻草,掌握主动的巴利罕有地展现强势的一面,邪笑道:“安姐姐,要知道在床上,女人永远是被征服的那个,我这绝招一出,连你也要认输的,现在你要不要乖乖听话啊?”
  被捏又被打的安碧如,此时再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就连床上的主动权也已经丧失,纵使心中不愿,还是只能承认男人已然征服了她;三哥征服了她的心灵,而这些异邦汉却是征服了她的肉体。
  “唉唷…我认输…别捏…别…别打…我认输还不成……”
  巴利得理不饶人的问道:“那你是承认被我征服了?”
  安碧如早已疼的失去思考能力,说道:“承认…我承认还不成吗?”
  巴利冷哼道:“是不是该叫我主人啊?”
  郝应不忘插话道:“还有我呢!可别忘了。”
  巴利闻言哈哈大笑:“那乾脆承认每个男人都是你的主人好了!”
  对於一向认为男女应该平等的安碧如,要她承认男人比自己地位还要高,实比杀了她还要难受,然而在先前被郝大二人干晕的那回後,她已经不再那般执着,偶尔兴致来时也会自称为奴,可要她承认男人都是她的主人,显是有些太过了。
  脑海闪过许多想法的安碧如不待拒绝,已经被郝应来了一记重的,接连的巴掌打在安碧如多肉的屁股,幌得膣穴传来撕裂般的痛楚,终於让安碧如讨饶了:“求主人别打了…奴…奴承认男人都是我的主人…求主人…别打…”
  说罢的安碧如留下了屈辱的眼泪,往昔玉德仙坊没能让她低下高傲的头颅,却在今日失手在她用来解闷的玩物之下;巴利和郝应闻言大笑,分别对着安碧如的艳唇和乳房痛吻,巴利还坏心的啮咬着乳头,刻意留下身为主人的印记。
  接着巴利玩味的看着她,问道:“安奴儿,你说我们接下来要做甚麽呢?”
  安碧如哪能不知男人的想法,强撑着不适分开双腿,魅惑的说道:“主人不必怜惜,尽情的肏安奴的屄,安奴受得住。”
  “安奴可真淫贱,骚屄里吞两只肉棒还求人操,真是变态!”
  巴利一番话说的安碧如羞愧不已,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我喜欢!”
  有赖郝应耐心地开垦,湿滑的膣穴不仅容得下二人的巨物,便连抽插也毫无难度,巴利不客气的大开大阖,果真插的安碧如哭喊不止,眼角的泪水却不知是痛的还是爽的。
  “喔…天…怎麽会…有这种…又痛又…爽…哎…不…不行…要死了…救命…”
  百味混杂的性交滋味,将安碧如带往一个崭新的世界,让她对男女之事更加着迷,在肉棒的捣弄之下,疼痛成了快感的催化剂,一波又一波冲击着安碧如的心神,欲仙欲死的滋味胜过以往任何一次的交合,蜜穴中的淫水早已溃堤,湿了整片床单。
  看着安碧如的骚浪痴态,巴利继续吮咬着那对豪乳,而郝应则是抓着安碧如充满肉感的臀部,配合巴利抽插的节奏动作着,而四肢乏力的安碧如只能任凭她的主人们施为,为了避免晕过去而大口的喘气,贪婪地享受此刻的极乐。
  “喔…干死我了…天啊…都…嗯…都顶到人家最里面了…很痛…可是…啊…又很…舒服…要疯了…”
  感受到两根巨物都已叩关子宫口,安碧如可想而知自己蜜穴被拓宽至何种程度,毕竟二人的阳具可是被自己把玩跟品监过的,然而莫说此刻她不由自主,就是恢复行动能力她也不愿阻止了,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顺从着肉慾本能,无法自拔。
  此刻巴利和郝应则是憋得有些辛苦,毕竟同插一穴,彼此却没有了缓冲空间,棒身之间的摩擦也是一种刺激,还未射精过的郝应终於先忍不住,嘶吼一声便抵住了子宫口,将浓烈而滚烫的精液射进了花房。
  “啊!”
  安碧如被精液一烫,也迎来了一阵高潮,膣穴为之紧缩,巴利也不再苦忍,狂暴的狠肏着淫穴,一边说道:“我也要来了,这次一定要把你肚子搞大。”
  此时的安碧如已经因为连续的高潮而显得有些神智不清,只是不断的淫叫着,承受这一波狂风暴雨,就连刚射精的郝应也被牵扯进去,方再度勃起的阳具也有了射意,而巴利的射精变像是个导火线,引爆了三人的高潮。
  软倒在床上的三人闭上眼,缓缓品味潮水退去的韵味,当男人的阳具离开安碧如的阴道後,满满的精液从被撑大的蜜穴流了出来,巴利笑道:“这次射了那麽多,想必安奴一定会怀孕。”
  安碧如闻言白了他一眼,说道:“都做完了还这麽称呼我,你想死啊!”
  听见安碧如的话,巴利只是笑了笑,他以增添床上情趣作饵,让诸女接受在交欢时自甘为奴,平日则是予以尊重,降低诸女抵触的同时还给她们错觉,以为一切仍在她们的掌控之中,接着一点一点的挑战诸女底线,让她们不自觉的退守防线,等到正牌相公回来後,她们才会知道往日的生活,已经回不去了。
  “今日之事虽是个意外,但效果显然不错啊!”
  巴利邪恶的想着。
  此时郝应则是抓着安碧如的手,让她亲自感受到自己的屄被肏的有多宽,一边笑话道:“安姐姐的小妹妹跟俩个大哥哥睡过後,已经变成大姐姐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再蹦出一个小娃娃。”
  安碧如虽惊讶此刻蜜穴的宽度,倒也不十分在意,只要给她几天时间,一切便会完好如初,只是听到郝应自夸的话语,忍不住的想损他几句:“什麽大哥哥,是小弟弟!”
  郝应闻言一愣,随之大笑:“对!对!是小弟弟!哈哈!”
  巴利看着二人,心中一动,随即向安碧如问道:“安姐姐你是不是有甚麽避孕方法?不然怎麽都不怕我们射进去呢?”
  安碧如瞪了他一眼,说道:“怎麽?你还真的要我帮你们生孩子?我为什麽要告诉你?”
  巴利回道:“就是好奇。”
  “好奇也不行!”
  巴利耸肩,笑道:“安姐姐的脾气真大,都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安碧如警觉的想起身,随即便被郝应扣住双手,被双龙抢珠搞得疲惫不堪的她,就连挣脱的力气也没有,不由得暗暗叫苦。
  巴利邪笑道:“我今天一定要听到安姐姐的实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
  此时在高丽的港口,肖青璇搭上回大华的船只,浑然不知等待着她的,是怎样一个命运……